愛與勇氣二宮雅紀

关于我

只是一片喜歡隨風飄的葉子

在各處留坑之後回首才想起來是要填完的
喜歡放文順便推BGM
或甜或虐一整個需要看心情

坑坑直挖何時了
基友一旁看熱鬧
某些不太能丟的都在下方網址更新
http://apple4062233.pixnet.net/blog

-竹馬only參戰本

-學院paro



 “请问、二宫桑有妹妹吗?”

  这句话像是震撼弹般投入二宫和也的脑海裡,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完全无法理解相叶雅纪到底想要做什麽。是认为他长得好看,但是因为性别不是他喜欢的所以想要问问看有没有跟他长相差不多的女性吗?

  他突然有点委屈。

  自己心心念念了十年以来的竹马居然不记得自己,见面之后还只问自己有没有妹妹。茶色的眼瞳直视着眼中隐含祈盼的少年,二宫和也觉得自己一路的期待跟行为就像个笑话。

  是的,他跟相叶雅纪是世人所谓的青梅竹马。

  至少,在他的记忆裡是这样的。


  从小以来他的身体状况就不是很健朗,大概是因为是早产儿的样子。也就着这个原因他出门运动、晒太阳的机会也大幅度的下降,绝大部分的人生都是在家裡跟医院两边跑。

  可是到五岁的时候双亲已经对于在都市开设的餐厅和家中两处奔波心有馀而力不足,所以决定将唯一的儿子託付给住在千叶乡下的长辈照顾。希望在较为安静和清新的环境中孩子可以安然的成长。

  然后他就在那裡遇见了相叶雅纪。

  那时候的相叶雅纪还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少年,理着个小平头拿着补虫网就在附近的田裡面跟个泥鳅似的穿梭。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缠着他要一起出门玩,如果不答应的话就抓各种新奇古怪的虫来给他,说什麽如果他愿意踏出家裡的话还可以看见更多比这些还稀有的动物。

  “你已经够稀奇了。”把一条不断蠕动的虫塞进相叶雅纪裤子裡的二宫和也翻着白眼想。

  「我身体不好,不出门。」「就是因为身体不好才要多多出门吧,我奶奶说多晒太阳才会有抵抗力喔!」

  对于对方委婉的拒绝完全没有反应的少年如此回答。

  「滚开。」

  把对方踢出门口的二宫和也将房间的窗户一关,隔绝了即使明显传达不到、仍旧像野生的兔子一样在外头蹦蹦跳跳喊着什麽的相叶雅纪。

  没想到之后几天再也没有见到对方的身影。

  前三天二宫和也还为了自己难得的清静谢天谢地,但是到了第五天时恐慌感和嫉妒感油然而生。是死掉了吗?还是已经找到新伙伴跟他玩就不打算再来找反应无聊的他了?

  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复去,又走到窗头那裡探头探脑,最后还是扭着小脸跑到奶奶旁边小小声的询问相叶雅纪的动向。

  「相叶家的小子啊?他前几天好像因为去哪裡玩的关係把自己的腿给摔断了。把他们家几个老头子给吓的要命呢。」

  听到奶奶的回答,发现不是因为自己太过无聊的关係而被讨厌放了点心。但是想到对方的伤势又微微蹙起眉,对于这个老是不好好把自己安危摆在第一位的傻孩子有些挂心,也不知道这样摔一个会不会有什麽后遗症,要是变得走路不方便可就对不起他那没有什麽瑕疵的脸蛋了。

  叹了口气,拿着相叶家地址的二宫和也在搬来千叶的之后第一次自己出了门。



  「小雅,有朋友来找你囉。」

  相叶奶奶拉开自家孙子房间的拉门,把茶水和甜点放到了茶几上就退出了房间,露出了身后小小一隻的二宫和也。

  「小小小小小和?!」

  只穿着白色内衣跟蓝白条纹四角裤的相叶雅纪一个鲤鱼打挺,手忙脚乱的拿堆在旁边的毯子盖上自己的下半身,晒的咖啡色的小脸竟然难得出现了一抹红晕。

  「小和你怎麽来了。」

  「听说你受伤了,我经过顺便来看看你。」放下手中从家裡拿来的糖果,二宫和也在被衣服跟杂物丢满的地上随便拨了块空地坐下。

  「其实也没什麽大事,就是扭了一下而已。小和是想我了吗?」扬起笑,缺了颗牙的样子让相叶雅纪显得有些傻气。

  「笨蛋,谁叫你每天都来烦我,就算是我也会担心好不好。」讲的真实,就连表情都没有太多变化。但是只有本人知道头髮底下的耳朵已经慢慢变红,甚至觉得差一点就能连带自己一起灼伤。

  「啊,我有东西要给小和你。」「小心!」

  “咚!”“碰!”

  眼明手快的二宫和也接住想要起床,但是全然忘记自己有一边的脚不方便他行动的相叶雅纪。髮丝交错,不敌重力的两个人第一次感觉到与人双唇交叠是什麽样的感受。

  没有像偷偷听到大人说的那种黏腻刺激,也没有书上总说的那种天雷勾动地火。

  要用什麽来比喻的话,像舔到手工製作的棉花糖那样。甜甜的、绵绵的、软软的。

  还有点心动。

  「...」「...」

  时间像被按了静止键,二宫和也瞪着眼、透过垂下来的浏海注视着少年。脸颊带点婴儿肥、眼睛不算大,但是很清澈分明,下巴上的痣让人变得有点色气、鼻子很挺、眉毛长的也很英气,综合起来可以打个九十五分吧。

  「所以你想要给我什麽?」收回目光,垂眸。

  「嗯、啊。我想要给你这个,是我去山边那裡採到的,跟你喜欢的书上的那个封面一模一样喔!」抬起身,相叶雅纪把放在床头的花从花瓶抽出来递了过去,小表情十分得意。

  看着对方递过来的花,二宫和也抿了抿嘴。

  「为什麽要去摘这个给我。」

  「嗯,因为上次从你家离开的时候我说过啦!」

  「这个世界真的很漂亮喔!如果小和不喜欢出门看看这个世界的话,那我就把这个世界从外面带给你!」

  从外头透进来的阳光打在了相叶雅纪的身上,飘在空气中的小微粒折射着光芒,让这个天真无邪的少年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天使一样。

        也就是这一秒让二宫和也下定了决心。

  从这天开始,相叶雅纪就是他的全世界。


  「...桑、二宫桑?」从自己问了有关妹妹的话题之后坐在对面的人就突然露出了一副天崩地裂的表情,接着就陷入一阵足以杀死兔子的沉默。

  犹豫着是不是因为自己的问题太过于私密导致对方变得不好回答,相叶雅纪有点懊恼自己的不小心。但是这个问题对他而言实在是很重要,因为他一直在找寻的这个人是他一直都忘却不了的初恋,他五岁开始的青梅竹马。

  这个事情说大不大,但是也排上了杰尼斯大学的三大不可思议--突然窜起当上学生会会长的大野智、讯息永远按照他的意志走的樱井翔、明明不缺爱恋对象却听说是母胎单身的相叶雅纪。

  而这个他一直惦记的青梅竹马就是他维持母胎单身的理由。

  每次被问到记忆中的那个她到底有多好的时候相叶雅纪都忍不住笑。不坦率、不柔弱、不喜欢趋炎附势,跟大家梦想中的那种女朋友完全不一样。老是喜欢一个人呆在家裡玩游戏,只要过去烦她就会被她一个飞踢踢出门外,但是在他受伤的时候又会扭扭捏捏的想着各种理由来关心他的身体。脸白白嫩嫩的像是能掐出水一样,就算晒了太阳也不容易黑,跟他们家摆在柜子裡装饰的洋娃娃一模一样,就是不太能惹。

  嗯,也不喜欢穿裙子,大多时候都穿着裤子跑、胆子特别大、有时候说起道理来一愣一愣的、还特别挑食......。

  也是他的初吻对象,嘿嘿。

  「我、没有妹妹。」

  突然的回复打断了相叶雅纪的回忆。

  「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耽误相叶桑这麽多时间真是过意不去。」二宫和也起身想要越快离开这个地方越好,既然知道对方已经完全断开了和自己的牵连,那也没有必要再多说什麽惹人痛心的话了。

  「诶?诶诶?诶诶诶?请等一下。」对于突然翻脸不认人的二宫和也,相叶雅纪有点摸不着头绪伸手拉住了经过他旁边就要离开的人的袖子。

  「请问还有什麽事吗?」表情趋于冷淡。

  「那、那个,想问你要不要考虑加入学生会。」抽出放在大衣口袋的邀请函递给对方。

  「绝对、不要。」二宫和也觉得他真的会被这个男人给气死。


标签:BL 相二 竹馬 X2

评论
热度(19)
© 愛與勇氣二宮雅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