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勇氣二宮雅紀

关于我

只是一片喜歡隨風飄的葉子

在各處留坑之後回首才想起來是要填完的
喜歡放文順便推BGM
或甜或虐一整個需要看心情

坑坑直挖何時了
基友一旁看熱鬧
某些不太能丟的都在下方網址更新
http://apple4062233.pixnet.net/blog

-竹馬only參戰本

-學院paro


樱井翔看着窝在椅子上的相叶雅纪跟坐在另一边发呆的大野智觉得自己大概要再老个二十几岁。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可能是因为你问了他有关家人的问题所以回绝了学生会的邀请吗?」刚从号称杀手的舞蹈老师手中逃脱,回到办公室打算享受一下特权的樱井仓鼠尝试着釐清刚刚从自家活动长口中得出的消息,其实被二宫和也拒绝什麽的他并不会太意外,毕竟听说他对于除了分内工作之外的活都不会太主动的去接。

  「对阿,原本参观得好好的,后来到咖啡厅的时候他就问我有没有问题要问他,我就想说既然他说可以问我就顺口问了有关小时候的事情。没想到空气“哗”的一下就沉默了,然后“刷”的站起来我就“啪”地抓住了他的手,他把卡片“啪”的一声拍到桌子上就“碰碰碰碰”的走掉了。」充满相叶雅纪风格的解释方式让樱井翔觉得压力更大。

  「我是觉得应该跟你问到私人问题这件事情没有太大的关係。也许只是当下戳到人家什麽不愉快的回忆,过几天你再去问问也许就好点了。」回想着和二宫和也交手过的场景,其实对方也就是在综艺上稍微毒舌一点,普通时候交流起来也没发现特别难以相处的地方。

  「嗯...今天好像有一堂课要一起上,不然那个时后再去问问他好了。」盘算着行程,相叶雅纪拿出手机输入从学生资料那裡得来的邮件地址,暗搓搓的给正在上课的二宫和也发了封简讯。


  主旨:相叶雅纪 

     上次问了很私人的问题如果有冒犯到的地方真的很抱歉。

     不过对于加入学生会的事情能不能稍微再考虑一下,下午的形体课我跟二桑刚好在同一个班级,如果下课没有事的话能不能拨空谈一下呢?

  趴在课桌上完全没有奋斗意识的二宫和也摸出在口袋震动的手机,对于相叶雅纪的简讯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无聊。」抬头望向窗外的风景,二宫和也觉得自己完全失去了当初一心想要来这间学校的初衷,要不是身为表弟的松本润今年也以新生的身分进入这间大学,没准他就直接休学不唸了。

  反正对他的演艺事业也不造成多大的影响。

  主旨:要一起吃饭吗?

     今天没有什麽课,下午的老师因为突然有事请假了~。

     想说好久没有见面了一起吃个饭吗?听同学说靠近假山那边的複合式餐点特别好吃喔!

  手机再一次震动起来,看着松本润的讯息立马回了个肯定的答复过去,下定决心跟相叶雅纪死嗑到底,能不见面就不见面。

  眼看离下课时间也没剩多少时间,台上的老师已经开始在讲自己的英勇史了。二宫和也把手机收回口袋,默默拿起自己放在桌底的包包蹲低身体摸出教室。

  「哥?你下课了吗?」「提前出来了,我现在过去找你。」

  「好,那我在...啊!我看见你了!这裡这裡,大树这裡!」

  原地转了一圈,突然爆出来的女性叫声抓住了二宫和也的注意力。不远处的大树下站着一个踏着牛津鞋、穿着长到脚边的咖啡色大衣跟连套衬衫,在人群中也十分显眼的浓颜还顶着一副浅色墨镜,正蹬着脚朝着他的方向挥手。

  真是很久不见了,这个松本润效应。

  在松本润还没作为模特出道之前,小小软软的包子脸就在女生群和前辈裡吃的特别开,只要是他出现的地方就很容易有人群聚集。长大后变得特别帅气的浓颜更是如此,所以就被他们之中的一个朋友戏称这个现象为松本润效应。

  「哥,所以你找到你要找的那个人了吗?那个叫做相叶雅纪的竹马。」「大概算是找到了吧。」走在通往假山的小道,松本润用馀光看着明显比以前猫背的更加厉害的二宫和也。

  从以前开始就是,基本上能让二宫和也失去他自以为傲的自制力的人、事、物都能和那个传说中的竹马扯上关係——像是这次突然转学也是因为得知相叶雅纪在这裡就读。

  「大概是什麽意思?」松本润对于对方不明所以的回答感到疑惑。

  「就是他似乎对我现在没有什麽,太大的印象?本人在看到我之后没认出来。」解释着这几天的突发状况,二宫和也挑了个窗边的位置坐下。望向学生会所在的教学大楼的方向,原本一开始见到面就没怎麽鬆开的眉毛又蹙得更紧了一些。

  打了手势请服务生过来点餐的松本润觉得他哥的这个心结真的不是普通难解。

  「你有好好跟他说过你们之间的关係,是他不记得了吗?」「没有,他只有问我有没有妹妹而已。」

  把整件事情从头听到尾的松本润弄不透二宫和也这是真天然还是想不开。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相叶雅纪只是把记忆中的你的性别记成女生呢?」打算一点点开导前面快把自己缩成球的人,没想到对方单纯的只伸出一隻手指慢慢的推着面前送来不久的咖啡杯中的调味棒晃啊晃,表现的平淡无奇。

  「当然想到过啊,那个天然的脑迴路想到这个结果也没什麽好奇怪的。但是就算是99.9%的机率他记得我,只是把我的性别搞错了。」二宫和也把摆在杯子旁的小汤匙放在桌子中间调味盒的边缘,挑了一颗方糖。食指轻轻一压,汤匙弹起。

  “噹”糖块撞到杯子的边缘,掉进了咖啡杯裡,浅色的咖啡渍染上白色的袖口。

  「0.01%的失败率。润,我怕我自己也输不起。」

  拿起桌巾擦拭被咖啡渐到的餐桌跟衣服,二宫和也的眼睛裡闪过一丝疲惫感。

  空气裡的悲伤太过于具象化,松本润急忙翻起放在地上的包包抽出了一大叠类似信件的纸堆,过大的动作还让几张照片手裡滑了出来飘散到整个桌子上。

  看到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美女的清凉照,二宫和也觉得自己的悲伤感全部都给这张照片给破坏掉了。

  「我没想过你原来喜欢这种形象的。」捏起照片,汉堡手戳上裡面半遮半掩但是把性感部位都一览无遗的女生。

  「才不是,这是今天在柜子里面发现的好吗。」慌张地把飘散到各处的东西收集到一起,松本润为自己捏了把冷汗。原本只是想转换一点气氛和话题才把这些东西拿出来,没想到裡面还夹杂了这种照片。

  眼角含笑的看着自家表弟,一张突然露出一脚的蓝色的烫金信件夺走了二宫和也一半的注意力。 

  伸手把信件抽出,摊平的眉毛又再聚拢。

  以蓝色为底,封面烫着学校校徽跟学生会的代表图案,跟数天前相叶雅纪手上的那张学生会邀请函完全相符。只是不太能理解的是杰尼斯大学的学生会历年来都是以招收大二跟大三的成员为主,还没有特别破例邀请大一刚入学的学生做正式成员的。

  「啊,这个应该就是邀请函吧。前几天樱井桑特别来跟我说了,今天他们想特别破例邀请我进学生会。」探头瞄上几眼,对着二宫和也露出了一个快来夸奖我的小表情。

  「好像是之前合作过的前辈向他们推荐了,樱井桑说前面没有邀请大一当学生会的前例是因为多数新生都是刚出道不久的新人,认识的人也不多的样子,不过我是童星出身就没有这种问题了。我觉得满有趣的,他们跟我说也给哥发了邀请函,要不要一起去试试看。」对新事物一向非常有挑战魂的松本润眼睛裡发着光。

  「啊...我倒是觉得还好。」对于这个疼爱已久的弟弟,二宫和也思考着要怎麽样婉转的拒绝比较容易。

  被对方的犹豫提醒,相叶雅纪也是学生会一员的事情闪入松本润的脑海。

  「嘛,如果真的是不方便的话也不用勉强就是了。」

  「什麽不方便的,有需要帮忙吗?」

  背后传来的声音让两个人都吓了一跳,二宫和也默默地为自己的运气捏了把冷汗。

  

  一直收不到对方简讯的相叶雅纪原本以为对方只是因为还在气头上懒的回复而已,但是没想到二宫和也连出现在课堂上都没有,直接把课给翘掉了。就连他提前到前一堂课的班级等他下课,想直接把人给拐到餐厅的时候等到整个班级跟老师都走光也没见着本人一面。

  正打着今天应该是见不到面的念头,打算回办公室找樱井翔讨论讨论时就远远看到坐在餐厅窗边的二宫和也,于是就变成现在三个人站在一起的情况了。

  「相叶桑,初次见面。」松本润伸出手来和对方打了个招呼,想着自己是否应该撤退给这两个人一点说话的空间。

  「哥,我想起来等一下还有点事情,到时候我在跟你联繫。相叶桑,我先离开了。」来回看向一边缩在沙发椅上不愿面对的二宫和也,还有另一侧欲言又止的相叶雅纪,松本包子默默地拿起自己放在位子上的包包,不顾正前方传来一道略为犀利的目光往门口的方向奔驰而去,留下两个人无言的对看。

  「有什麽事情吗?我等一下也有工作。」打算追寻弟弟快速闪人的背影,二宫和也站起身看了看手錶表示自己想要离开的意愿。

  「不耽误二宫桑太多时间,我只是想要为之前的事情解释一下而已。」

  「我不觉得你有需要道歉的地方,我只是对于学生会没有太多的兴趣而已。」对于相叶雅纪过度执着的反应,二宫和也打算换一个方式推脱掉。他本身确实对于学生会没有任何的想法跟野心,当初有些过激的反应也是因为被疑似忘却而感到生气跟烦心。

  「不,关于妹妹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有一个失去联繫的、对我而言一直很重要的青梅竹马,二宫桑你跟她长得真的很像,但是因为性别不对所以我才问的。不是想对你的亲人出手什麽的!」慌忙一鞠躬,把打算从旁边鑽过的二宫和也给吓退了几步。

  「...我理解了,这件事情就这麽算了吧。目前我还不熟悉学校,进不进学生会这件事情暂缓一下,先失陪了。」低头避过相叶雅纪眼神,二宫和也眼底闪过一丝光芒。


标签:BL 相二 竹馬 X2

评论
热度(14)
© 愛與勇氣二宮雅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