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勇氣二宮雅紀

关于我

只是一片喜歡隨風飄的葉子

在各處留坑之後回首才想起來是要填完的
喜歡放文順便推BGM
或甜或虐一整個需要看心情

坑坑直挖何時了
基友一旁看熱鬧
某些不太能丟的都在下方網址更新
http://apple4062233.pixnet.net/blog

-竹馬only參戰本

-學院paro


 目送对方消失在转角的相叶雅纪淡淡地叹了一口气,表情变严肃不少。虽然嘴上打的是因为踰矩问问题而导致的失礼,但二宫和也后来的反应让他有些生疑。从以前就很准确的直觉告诉他其中一定有什麽他没注意到的关键点。

  「相叶桑,刚好你来了。刚刚有一个合作厂商打电话过来说他们的模特流感没办法到场,问你有没有办法现在过去帮忙。」小跑步回去办公室,原本打算把现在的情况跟樱井翔跟分析一下,没想到一进门就被工作要事给打断。

  「我是没什麽事,可以啊。是哪家厂商啊?」「LOST MEMEROY,要拍新一季的男装。在涉谷第一商业大楼的摄影棚拍,六点集合。」把写在便条纸上的时间点跟注意事项撕下来递出,樱井翔的表情有点微妙。

  「这次帮忙拍摄的摄影师是号称最不好相处的佐佐木桑,工作上你可能要有点心理准备。」相叶雅纪的镜头感是数一数二的好,但大一才出道的他在对于前后辈观念十分严重的模特界吃的亏特别多。因为脾气好所以明着来的人不多,但是私底下的手脚却不少。

  虽然说法特别隐晦,不过佐佐木大地在模特圈的知名度可谓是红的透彻也黑的彻底。构图、光影、人物情感,平时觉得单调的动作在佐佐木的技术下特别突出。但是唯一也是致命的缺点就是为人好色和自视甚高,只要是刚出道的、有点姿色的小模特都被他以指导知名上下其手过。

  摸摸屁股、揉揉腰或是故意靠近吐气,因为手法微小也称不上太严重所以新人大都被经纪人说服忍一忍就过去了。

  「工作嘛。我现在过去时间差不多,那今天就让你锁办公室了。」虽然从没跟佐佐木合作过,但是从挚友风间口中也得知过很多他的不良嗜好。大多受害者都是长得白淨软软的型,完全跟白淨软三个字扯不上边的相叶雅纪觉得他是没有那种困扰,但也因为失去了这种“特别关照”,在工作上的挑刺也就特别难处理。


  拍摄工作告了一个段落,二宫和也从躺在皮沙发的姿势翻身下来向四周的工作人员一一的打声招呼,表面上不显、内心却有点不愉快。原本接下这个公司拍摄秋装的邀请时,摄影师还是他认识而且合作过一段时间的高桥,但是后来时间跟这次的摄影日期搭不上,就换成了现在的佐佐木大地。

  昨天还想着打算把工作推掉,但是LOST MEMEROY的态度强硬的让他不好拒绝。

  「和也啊,你过来看看这两张照片跟你的构思搭不搭的上。」坐在电脑屏幕后面的佐佐木伸手想要把对方拉到自己旁边被却二宫和也一个闪过,忍不住啧了一声。他一开始拍摄照片的时候就注意到对方是最符合自己审美观的男人了,身腿比例特别好、腰际隐隐约约的腹肌,虽然不好明显,但是“不小心”碰个几下过乾瘾也是不错。

  「佐佐木桑,您的摄影技巧一向很专业,我一个普通人的想法哪能比您的经验来的好。这两张的光影效果都很不错,选择还是让您来就好。我先去换下一套衣服了。」走到离对方有一个半的手臂距离对话,二宫和也对于四面八方看好戏的目光视若无睹,脸上保持着浅笑,但是身边的气氛开始变的冰冷。

  原本还想要多说几句把对方留下来的佐佐木大地背后一寒,调戏的话梗在喉头,张着嘴对着二宫和也转身进入休息室的背影。


  「二宫桑,辛苦您了。」在休息室待命的化妆师看着走进来的人,发自内心的觉得这次的工作从各种方面来说都特别累人。因为是杂誌创立的10周年特别篇,不仅衣服比之前拍的多了十几套,每套都有各自的妆感。天使、恶魔、春夏秋冬四季的概念服、王子、英伦、和服,每拍完一种就要把妆卸掉重画,原本二宫白嫩的皮肤都被来回折腾的发红。

  更不用说还摊上一个奇怪的摄影。

  把夏天的概念服脱掉放在沙发上,换上米色上衣跟黑色九分裤、再搭上大地色系的大衣后坐回旋转椅上让化妆师重新上妆。闭上双眼,二宫和也的思绪微微飘向离开学校之前相叶雅纪对他说的话。

  小时候的相叶雅纪跟他从五岁认识,到十岁左右失去联繫。这麽说起来他口中所谓的青梅竹马应该跟自己相关性比较大,如果是失去联繫之后才认识到现在也不过没几年的时间,年纪也大了不会说没有办法与对方留下联络讯息。

  不过硬说没有可能也太果断了,世界上的意外无奇不有。

  要怎麽样才可以知道更详细一点,却又不会奇怪呢...?

  「喂你这小子!动作快一点,你是第一次拍照的新人吗?」外面突然其来的咆哮让化妆师的手一抖差点把整个妆都毁掉,快手快脚地把剩下的修容给人拍上,就示意椅子上的人可以出去准备了。

  想着可能是刚才的哪个新人又踩了佐佐木的雷、被对方当成一个情绪的抒发口,二宫和也缓步踏出休息室,却没想到还没看到现场,一个才刚分别不久的声音就传进他的耳裡。

  「非常抱歉来迟了。我是杰尼斯的相叶雅纪,今天来代替铃木桑拍摄今天的内容。」穿着跟他类似的套装,脚上踏着高筒咖啡色马丁靴的相叶雅纪弯着腰向四周道歉,就算对方说的难听,脸上没有任何一点被羞辱的不虞。

  「左边、再往左边一点!」

  「欸那个布景谁动到了,这样要拍什麽东西啊!」

  「唉唉唉,就这样不要动。衣服往上拉一点点。」

  佐佐木的抱怨、指挥充满整个摄影棚,躲在大道具后面的二宫和也直勾勾的透过中间的缝隙盯着布景裡的相叶雅纪。跟着对方的指挥改变表情,一双大长腿在紧裤的包裹下更加的诱人,对角度专业感也不输出道五年以上的模特儿。

  百忍成金。

  不知道为什麽,看到抱持这种工作态度的相叶雅纪,二宫和也的心裡浮出了这四字成语。

  大概算了算,对方出道的时间还算在新人时期、但是工作的邀约品质已经超过很多同一时间出道的同期生。虽然肩线跟裤子不太明显,可是很显然相叶雅纪身上的衣服与本人的身材有些微的差异,而这些些微的差异在拍起照来却是很致命的伤害,虽然听起来是临时过来代班,可负责服装的人员通常都会从版型裡面找一个更加合适的型给对方、或是身材跟原本的人相近的模特,这很显然就是被人刁难了。

  但是在摄影的过程中相叶雅纪也没有多抱怨或是解释什麽,也很好的运用的各种道具跟手势把衣服的突起跟过短过长的地方遮住。

  说实话,他很佩服这个人。

  「个人照到这裡结束,等一下准备拍封面跟内封。」

  随着中场休息,二宫和也从道具后面鑽出来回到拍摄现场。原本站在角落等待工作人员改变佈景的相叶雅纪馀光瞄到人影抬起头,连续剧般的巧合让他忍不住睁大了双眼。穿着英伦皮鞋,脸上画着特殊妆的少年把秋天的凉爽跟凄哀感凸显的特别到位,裤子和鞋子中间露出来的一段皮肤衬着整套搭配更加的平和有调。

  「相叶桑,我们又见面了。」「二宫桑,你好。」

  相叶雅纪没想到今天会那麽巧合跟二宫和也达成第一次合作的机会,少年眼睛底下的亮粉一闪一闪的惹眼,美的不可方物。又想到这样的少年有极大的可能会被佐佐木给盯上,连忙把对方拉到一边,神色有点紧张。

  「你刚刚拍照没事吗?」

  「能有什麽事,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什麽都不知道的小孩子了。」对于对方突如其来的关心笑眯了眼,二宫和也摇了摇头。

  “不是第一次的小孩子了。”

  相叶雅纪突然想起二宫和也算起来也是大他大约八年左右的前辈了,还有固定签约合作的厂商,一路走来不知道多少坑坑碰碰才让他成长成一位进退都不失仪的艺能人。不在圈子裡的人不知道,总以为这些工作就是谁长得好看谁就吃香,只要站在镜头前拍拍照、卖卖笑、唱唱歌、跳跳舞什麽的,就可以坐拥一大群的纷丝、拥有谁都羡慕不来的高额收入。

  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会知道,为什麽艺能工作被人称作梦想的职业。表面上光鲜亮丽,私底下的争吵、上位、潜规则多到令人窒息,就算自己是千里马也未必可以找到能识人的伯乐。前辈的欺压、同辈的资源争夺战,能够通过这些磨练发光的,才是最后的赢家。

  看着对方的侧脸,相叶雅纪脑袋闪过不少这淡然的表情下可能经历的令人心疼又努力的过去,内心不断的揪紧,比他被别人抨击时还要懊恼与难过。想抓住那些诋毁这个少年的人的衣领怒骂,骂这些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们不识人才、骂这些不把少年当成一回事的人暴殄天物。  「你那个表情做什麽,那边已经准备好要开始了。」颊边的视线太过炽热,二宫和也转头看了一眼表情複杂的相叶雅纪,接着自顾自地走上了铺上枯叶跟假树、公园椅的佈景裡站位。

  绕了一个圈,二宫和也把地上的叶子稍微分的更散了一点就着那个位子坐下,又捻起几片放到了自己的肩膀、头顶、腿上,右脚微微弯曲搭在左脚腿上。大概乔好了姿势,二宫和也就感觉到后面有人靠近,相叶雅纪也坐到地下背抵着他的背悉悉苏苏不知道在摆什麽造型。

  随着资历增加后来的工作基本上都是个人照居多,鲜少跟其他人拍团照。虽然两个人中间隔了好几件衣服,二宫和也觉得后背的温度带给他一种出奇的安心感。

  「换个姿势、头交错一下。哎,对!」

  忍着髮丝掠过耳朵的搔痒感,微微贴住的脖颈和肩膀的起伏让两人心底都萌生一种想要紧紧拥抱住对方的冲动。亲吻、交缠、融入骨血,青涩却又直白的野性本能。

  明明摄影棚裡的空调温度比平常都还要低,相叶雅纪却觉得针织衣底下的胸膛逐渐汗湿。

  又换了三、四组姿势,旁边的助理打了个手势让他们两个去换最后一套衣服。最后的造型是作为杂誌内附海报的宣传照,白粉和蓝黑的浴袍是这次主打的对称款。

  被刚刚暧昧的气氛弄得有些心神不定,两个人都还没从这种空气抽离、这次平面模特的工作就告一段落了。为了避免再次被佐佐木缠上,二宫和也回休息室换回自己的私服后就打算快速离开现场,却被在走廊上等待的相叶雅纪给叫住。

  「二宫桑,今天辛苦了。楼下有一间我很常去的店,刚好到晚餐时间了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相叶雅纪发出了今天的第二次的邀约。

  正思考着要不要拒绝,转角不远处就传来佐佐木和助理讨论要怎麽约二宫和也还有另一个长的也挺不错的现场工作人员一起去吃饭喝酒的声音。

  「...走吧,我也正好想喝一杯。」

  扯着相叶雅纪的手臂往电梯的反方向走到逃生楼梯口的地方,二宫和也掏出手机发了封简讯让开车在底下等他的经纪人先一步回家。

  让对方带路到目的地,居酒屋的白色的门帘看着有些泛黄,整体而言看起来偏向住家而非一般的店面。

  拉开推门,一个穿着花色围裙的奶奶从里头的厨房探出了头。

  「啊啦是小雅啊,好一段时间没有来这裡吃东西了呢。」踩着小步从厨房裡走到相叶雅纪面前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慈祥的脸上笑出满满的褶子。二宫和也站在两人背后看着阖家欢乐的情况也陪着笑,跟着这个好客的奶奶话了几句家常、点了一打的水果酒和下酒菜,这才让对方笑呵呵地回到厨房去。

  「乾杯。」「乾杯。」

  各斟了一杯酒,两个人有一下没一下地说着无关紧要的小事。工作上面如何如何、最近发生的事情对于圈子内的气氛如何如何、喜欢吃些什麽、喜欢做些什麽,不知道是因为这种半居家半温馨的感觉做了彼此之间的润滑剂,还是酒意微醺,相叶雅纪整个人有点鬆懈了下来,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

  「...所以我觉得吧,学生会有工作的时候真的忙起来会要人命啊。松兄他们毕业之后留下的人也没有多少,还好小翔够能干。Leader在做重大决定的时候也很可靠,能够跟他们一起工作真的太好了...」已经把自己的事情绕了一个圈又说回原点,第二杯酒都还没喝到一半的二宫和也想着这个话唠之前在跟人家喝酒的时候是不是也跟现在一样,喝高了就把自己的过去都当成写自传一样在讲。

  「...嗯,小和、小和。」扶着自己的额头,把过半的酒都给喝掉的相叶雅纪眯着眼靠在窗户上呢喃着,这间店卖的水果酒和在外面便利店可以买得到的浓度完全不在同一个水平线,虽然两者的甜度都很高,但是前者的后劲却比较大、也很容易忽略自己喝了多少。还保持着九成清醒的二宫和也听着对方的酒醉小话肩颈一震,看着对方的眼裡含着水气,瞬间变得有些口乾舌燥。

  「小和,相叶桑谁是小和呢?」

  「小和、小和是我的...嗯?我为什麽要跟你说?」像是突然回神,相叶雅纪用力地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睁着的眼睛几乎快看不见白眼球。

  「告诉我嘛相叶桑,小和是谁?」放柔了语气,二宫和也微微猫下腰想要与对方平视。

  「嗯...不行,一个换一个!答应我一个要求,我才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突然耍起小孩子脾性,改成半趴在桌上的相叶雅纪说什麽都不肯鬆口回答问题。被闹的无奈,但是又很想从本人口中多打听出来一些讯息,二宫和也只能答应不管他提什麽要求他都会同意。

  看见面前的人妥协,一边点头一边说着“说谎要吞千根针”的相叶雅纪才缓缓开口。

  「嗯...小和啊,是我的、我的初恋情人喔!脾气不好,但是长的超级好看的人。」

  「脾气不好但是长的好看是怎麽一回事?」

  「嗯嗯,她啊,只要我跑到水边玩啊就会对我发脾气『你是笨蛋吗?受伤了谁能去救你』,如果真的受伤了她就会说『除了小雅之外,没有人会像你一样在这裡摔倒了』。」

  〝你是笨蛋吗?为了一条鱼跑去河边抓,到时候掉到水裡面谁都来不及救你。〞

  〝诶?可是那条河看起来一点都不深啊,而且鱼都靠在边边游。〞

  〝折射!折射你知道吗?!而且搞不好有漩涡,你踩下去就被捲走了!〞

  〝啊小和好凶,我怎麽知道那里那麽恐怖嘛...〞


    〝...痛痛痛痛!!小和你小力一点我的膝盖要断掉了!!〞

  〝才没有那麽夸张,谁要你走路都不好好看路。〞

  〝我怎麽知道每天走的路会突然多一个那麽大的石头在上面嘛〞

  〝话说这麽大一个石头谁看不见、还会被它绊倒,小雅果然是笨蛋。〞

    「...一点都不温柔。可是每次骂人的眼睛都亮亮的,所以被骂的时候就光顾着看她的眼睛了。」

  像是触动到心裡尘封的开关,儘管对面的人一次也没回过话,相叶雅纪仍然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低着头的二宫和也内心却是波涛万分,一个又一个零碎的记忆在对方的回忆中慢慢浮现、重合。

  「...隔壁住的太田桑的孙女每天都穿着小裙子,但是只要我问小和『为什麽都不怎麽穿裙子,难道不喜欢那种可爱的感觉吗?』就会被敲头。」

  〝呐呐小和,小佳奈穿的那种白色的会飘起来的裙子特别好看,你怎麽不穿呢?〞

  〝小雅是变态吗?老是看人家女生裙底,而且我本来就不会穿裙子啊。〞

  〝啊痛!小、小和?小和你要去哪裡?诶?诶?!〞

  「虽然嘴巴上都不会说,但是在动作上特别坦率,尤其只要害羞小和的耳朵就会红起来。」

  〝小雅生日快乐,这个是礼物。〞

  〝谢谢!小和送我的东西,我一定会好好保存起来的!〞

  〝嗯,要是让我知道你没有好好对它我以后都不送你了。〞

  〝诶,那、那还是我就不要拆开来了。〞

  〝送你东西你不拆开来还送你干嘛!!〞

  〝可是这样比较好保存啊,大家都不送我礼物没关係。只要小和愿意送我就好了。〞

  〝......〞〝小和的耳朵红的好厉害啊,是不舒服吗?〞

  〝吵死了!〞

  「可是后来,在东京工作的父母突然出了问题就把我跟爷爷奶奶接走了。隔天原本跟小和约好要去山边找稀有的花跟UFO的踪迹,但是在睡梦中就被从千叶带回去东京。因为家裡住的近,所以她家裡电话也不记得。等我长大,自己按着记忆回去找的时候,小和也早就搬离开那里了。」

  〝小雅!小雅!〞

  〝已经十点了喔!小雅,你再不出来我就不跟你出去了喔。〞

  〝相叶奶奶!相叶爷爷!你们在家吗?〞

  〝小雅?小雅?〞

  〝...奶奶,小、小雅不见了。小雅去哪裡了呜呜呜?〞

  放在桌子底下的手鬆了又紧、紧了又鬆,要不是习惯把指甲都剪到肉裡的长度,二宫和也的手劲没准会把自己的手掌都抠出血。盯着左倒右倒的相叶雅纪,起初只打算把对方对于小时候一起的记忆套出来确认,却没想到多年以来他心中一直在意为何当初突然离开的答案也在今天摊在阳光下。

  十年来的想念、十年来的单恋、十年来的追寻、十年来的殷殷切切。

  十年来的悲伤、十年来的怨恨、十年来的辛苦、十年来的万千情仇。

  二宫和也觉得,终于可以找一个时间摊牌了。


标签:相二 竹馬 X2

评论
热度(13)
© 愛與勇氣二宮雅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