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勇氣二宮雅紀

关于我

只是一片喜歡隨風飄的葉子

在各處留坑之後回首才想起來是要填完的
喜歡放文順便推BGM
或甜或虐一整個需要看心情

坑坑直挖何時了
基友一旁看熱鬧
某些不太能丟的都在下方網址更新
http://apple4062233.pixnet.net/blog

-竹馬only參戰本

-學員paro


「嗯,所以你接受学生会的邀请了?」松本润看着坐在沙发椅上,脸上还残留着一些不可置信痕迹的二宫和也抱臂问道。今天下课不久就收到自家哥哥传来的简讯,说什麽有事情要在学生会办公室集合,到了才知道原来是要处理成为正式成员的相关事宜。

  「我说了不是我答应要去学生会,是我答应他的请求。」昨天拖着身心都很疲累的身体想把相叶雅纪送回家,但是像是被规定回话内容一样,后来不管他问什麽对方都只会“小和、小和”的叫,只能把他扛回自己家里面住一晚。没想到刚起床准备去上学,对方就缠着他一直喊说“昨天答应他两件事了吧”、“答应他两件事情了吧”的要他先答应来学生会的要求。

  男子汉说话算话,要他二宫和也进学生会不是什麽太大的事情。但是两个要求是怎麽个一回事,他昨天应该是只有问了一个问题才对啊。

  “昨天明明就问了很多,问了是谁又是怎麽一回事的。”

  想到相叶雅纪厚脸皮的回答,他就有点后悔当初没把人直接丢在店内。

  天然切开来果然都是黑的。

  「谢谢两位愿意加入学生会,首先想说的是正式成员的特权有很多。像是在公事的状态下老师对于请假这件事情都特别的宽容,合作厂商的活动也都会以取用正式成员为主。学生会的卡也可以自由进出一些资料库,校园即使到了门禁时间也可以自由进出。这裡也特别为两位增加了位置,所以没事想来办公室休息也是可以的。」

  「最重要的是,餐厅的工作人员们对于学生会的伙食都会有特别的招待。」对于新品甜点十分满意的樱井翔露出笑,将属于学生会的徽章、识别卡跟衣服交给了坐在沙发上的松本润跟二宫和也。

  「嗯,就这样吗?工作什麽的呢。」故意不看傻傻地往他们方向笑的相叶雅纪,二宫和也现在更重视的是他未来的人生剩下的休息时间。

  「你们进来的时间点刚刚好,下一个月就是本校的学园祭,身为学生会的一员在学园祭的最后都要压轴表演的。今天我们就要来决定一下到底要做些什麽。」听到樱井翔的回答,百分之百觉得自己是被算计进来的二宫和也嘴角微微抽动。

  「以前不都是以乐团为主题吗?今年的主题要不要换成别的?」搓搓下巴,松本润对于近几年一成不变的表演方式的改革有些跃跃欲试。

  「我也是这样想的,其实我们几个组成乐团也有点困难。毕竟我擅长Rap跟钢琴、智擅长跳舞跟唱歌,对乐器的概念并不像几个前辈一样那麽深入。」

  「不用勉强按照传统。」附和着樱井翔的话,大野智点头。

  「嗨!嗨!让其他在校生来帮忙也是可以的吧?演舞台剧怎麽样呢,Leader以前不是也演过吗?」举起手跳啊跳的,相叶雅纪提出意见。

  「挺不错的,可以演比较短、偏向喜剧类型的舞台剧,作为活动的压轴也挺适合。」

  「我可以帮忙写剧本。」脑内的计画慢慢成形,二宫和也举手接下了工作。虽然对于主动要求的对方感到惊讶,不过对于以能够尽快定案学园祭的主题、尽快动手为目标的樱井副会长来说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那舞台的话我可以帮忙规画。」跟着一起接下挑战,松本润也站起来表示自己的能力所及之处。

  「这样两个部份就拜託你们了,我跟相叶桑到时候负责服装、音乐还有人物选拔,动作指导就交给智了。」



  接下剧本工作以后的三天内相叶雅纪就没在学校裡面看过二宫和也的身影,就连最常跟他联络的松本润都没有收到任何的电话或者是讯息过。老师那里也只收到了临时有事的请假单,就跟人间蒸发一样突然。

  正当他打算考虑要去家裡探望的当天下午,二宫和也就顶着多出来的眼袋出现在办公室。手上拿着一包用牛皮纸包好的剧本、角色分配表跟大纲,直直地交给了樱井翔。

  「诶?二宫桑这几天都是在写这个吗?」惊叹于对方的速度,樱井翔快速的将手上的纸张翻页。虽然说比起舞台剧的脚本薄上了一点,但是这个厚度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在这麽短的时间可以写出来的。

  「不,其实这些想法是当初一个朋友为了写作有讨论过的主题,只是后来有更好的框架就捨弃不用了。前几天我问他能不能借来当作学园祭的内容,他同意之后我稍作修改而已。」揉着眉心,二宫和也浑身散发出一种挥之不去的疲累感,虽然口中讲得很简单,但是为了把想法变成舞台剧的剧情跟分镜,想必也是花了不少的精力再修改。

  相叶雅纪拿过樱井翔手上的剧本大概翻看了一下,内容大约是在说一个对于小时候救过她的一个男生一见锺情的女子,为了跟对方有重新相遇跟发展的机会偷偷摸摸的改变性别进入了男生现在所就读的男子高中。

  女主角很天真地认为就算改变了性别,但是和小时候没怎麽改变的脸在第一天重新见到男主角后一定会被认出来,可却没想到会被对方当成陌生人。

  原本打算就此放弃和对方相认,但有一天却在男主角的抽屉裡看见了小时候女主角送他的手鍊。这才得知原来对方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女主角,只是现在短髮的样子跟女子形象的她有太多主观性的差异。

  最后在舞会上恢復女装的女主角跟男主角坦白自己的身分,故事就在其他同学的惊吓跟快乐在一起的结局中结束。

  虽然内容有点跳Tone,但是作为喜剧为主的走向是挺好发挥的。

  「角色决定好了吗?主角群有谁啊。」翻动着角色明细表,只要把五个人的空缺都填进去剩下要找临时演员就比较好对外发布了。

  「女主角就给哥来当阿,他穿女装可好看了。相叶桑要不要试试看男主角呢?」站在一边思考着布景的松本润提案,他早就打算演个搞笑的角色减少幕后工作带来的负担。而且二宫和也早就告诉他一些事情要办,说什麽这个男主角的重担都不是他的。

  「啊,这个老师感觉很好玩的样子,我要这个。」垫着脚看完剧本,大野智伸手指向作为知道一切、在背后默默掩护女主角的班级导师的角色。

  「相叶桑也有过短CM的经历吧,可以吗?」对于身作主席的樱井翔无法负担太多戏份的角色,虽然不知道为什麽心裡有些说不出来的微妙的感觉,相叶雅纪还是点头答应出演男主角的部分。

  就这麽确定了五个人的工作分配,相叶雅纪上网用学生会的名义对校内学生发出了徵求临时演员的公告。为了能够在这种场合多一点表现,让当天出现的厂商代理人或是受邀前来的导演、前辈们看上从而得到工作,或者是得到进入学生会的机会,不到两个小时之内所有的名额都被抢光。

  幸运得到名额的人拿着从网站上下载的剧本片段到集合的空教室一个一个面试,大约一个礼拜的时间就把所有的临演都定位好,也把后期再配合舞台效果修正的剧本都发给了所有演员,正式开始离学园祭不到三个礼拜的彩排。


  「...千夏,说了多少次你的衣服要穿鬆一点!鬆一点!就算把胸束起来还是看的出来不平的地方。你这个小身版一眼就知道不是会有胸肌的那个类型,你以为装作肌肉发达就可以忽悠过去吗?」

  相叶雅纪看着站在台上拍着桌子,指着二宫和也碎碎念的大野智,想着在一个礼拜的彩排后终于不再让现场处于一个极度害怕跟疑惑的气氛裡了。在大家心目中的学生会长是一个沉默又耍着一股好心机的人,甚至还有流传说大野智当上学生会长也不过就是前一辈学生会成员的私心而已,其实实际上一点成绩都没有。

  在第一天彩排看见对方的实力跟反差后都陷入了一种怀疑人生的境界,甚至有人看见在台上做着颜艺的大野智后极度怀疑对方可能有双胞胎兄弟,以前他们看见的都是另外一个人的情况。

  「第一次看Leader现场的表演,真的不愧是被称为传奇的男人。」相叶雅纪感叹一笑,望着第五幕结束,从剧本中抽离出来的大野智又变回了平时在办公室可见的慵懒样,从台上缓步下来。

  「接下来排真司差点发现千夏真实身分的那幕,二宫桑、相叶桑麻烦两位了。」放下手上拿着的游戏机走上台,侧身坐在道具床上,表情想要保持镇定却在眉眼间透露着惊慌感,把髮带从头上拿下来的瞬间二宫和也的气场就开始有了些微的变化。

  「3、2、1,Action!」

  「身体不适,气喘、过敏、心脏病是怎麽回事。我把你从体育课上带出来不是因为相信你跟小朋友把戏一般的理由。」镇定心神说出台词,相叶雅纪歪头看向坐在床上的人。

  「我、我的身体就是这麽不好,你不是也看到过我给学校的证明吗?」缓缓的向后挪移,二宫和也的眼神始终没有看向站在前面的相叶雅纪。

  「是把每个人都当傻瓜、还是觉得自己聪明过人呢。」身体随着对方的移动向前倾,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表面上还是那个被女主角的态度激起好奇心的连川真司,但是私下的相叶雅纪已经快要被两个人的距离弄得崩溃,害怕自己过快的心跳被二宫和也发现。

  「太近了,连川同学。」为了下一幕女主被男主角拉起转圈的搞笑场面做准备伸手要推,可没预料到相叶雅纪的力气那麽大,拉扯之间二宫和也失去平衡往前拐了一脚。原本是整个人撞进对方怀裡后男主角弹出去的画面却变成二宫和也直直往前撞上对方的唇。

  瞪的老大的两双眼对看着,直到其中一个人发出“嘶”的一声退开,突然的撞击导致两个人的牙齿都有些发麻。

  「太激烈了吧,即兴演出吗?」台下站着的樱井翔抹了把脸,对于台上的男女主角突然跳脱剧本的彩排有点看不下眼,两个人亲上的那刻其他女工作人员倒抽一口气的声音特别响亮。虽然是悲伤还是兴奋他樱井仓鼠不能帮各位保证就是了。

  「抱歉抱歉,你没事吧。」舌头舔过刚才两人重合的地方,相叶雅纪默默把眼神瞟过去。只见二宫和也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嘴唇,对于他说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似乎在打着什麽算盘。

被台上微光打过的侧脸反着光,长长的睫毛在下眼睑处打上薄薄的一层阴影。过长的浏海被用带有小装饰品的髮圈束成一小条用夹子固定在头顶,远远看起来特别雌雄莫辨,如果说是女孩子也不为过了,相叶雅纪这麽想。

  嗯?女孩子。

  脑海深处记忆中的脸突然跟面前的大男孩做出了重合,惊的相叶雅纪伸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太糟糕了、把两个人搞溷太糟糕了。」无视其他人被自己的这一巴掌吓到,心底涌起一种罪恶感的相叶雅纪匆匆从舞台边的楼梯走下,打算去外面转个两圈把不该有的情绪淡化掉。现在的他简直是溷乱到极致,刚才与二宫和也接近时的心动和与自己青梅竹马画面的重叠如同两把槌子来回在他的思绪裡敲击。

  有点搞不清楚在见到二宫和也的那种感觉是不是纯粹喜欢的心动,还是对于回忆人的情感转移。在自己与青梅竹马分开后的人生中从来没对其他人动过心的相叶雅纪对自己提出质疑,在这段时间的相处过程中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对对方有好感的,初次见面的气场相合、到初次合作时对方专业又带着遗世独立的态度,有时候笑起来跟柴犬一样眯起来的眼睛,二宫和也这个人完完全全戳到他的心上。

  可是刚才的重叠又怕他是将曾经对于青梅竹马的情绪转移到有几分相似的他身上。


  「啊啊啊啊到底该怎麽办啊!!!」


标签:相二 竹馬 X2

评论
热度(13)
© 愛與勇氣二宮雅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