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勇氣二宮雅紀

关于我

只是一片喜歡隨風飄的葉子

在各處留坑之後回首才想起來是要填完的
喜歡放文順便推BGM
或甜或虐一整個需要看心情

坑坑直挖何時了
基友一旁看熱鬧
某些不太能丟的都在下方網址更新
http://apple4062233.pixnet.net/blog

-竹馬only參戰本

-學員paro


自从嘴唇撞击事件之后,相叶雅纪除了自己的戏份之外基本上都窝在角落裡看剧本或是发呆,拒绝与任何人有过多的交流,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思考,常常一个人看着不远处的二宫和也露出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他是怎麽了,明天就是学园祭了喔。」指向精神状态看起来有些暴走的相叶雅纪,松本润确认完舞台效果后就跑到休息区找自家哥哥八卦八卦现在的情况。

  其实在二宫和也接下剧本的当天松本润回家就收到对方的简讯跟一张照片,要他在订做演员服装的时候按照上面的样式去取材,说是心裡已经有大概的计画。

  总彩过后就是正式上场了,今天的每一个变数都会成为明天成败的关键。

  「谁知道那个天然又在想什麽东西。」已经放弃解读对方的行为,看着总彩的准备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二宫和也的心反而逐渐轻鬆起来。自己准备了大半天的剧本就是为了明天最后的结局,他相信相叶雅纪并不笨,只是需要一个提点的契机。只要准备好一个足以打通从头到尾思路的关键点,迟早能迎接他们两个的happy ending。

  对方心裡的动摇他二宫和也不是没有感觉到,虽然知道相叶雅纪心裡的挣扎是来自于以前的他跟现在的他,不过现在的自己能够让对方感觉到心动就代表他不管在什麽时候对于他的影响力都是这麽大,甚至可以赢过小时候的自己也说不定。

  不是说回忆最美吗?

  在可以自我添加美好要素、模煳伤痕的自我回忆裡,能赢过完美的、近乎零缺点的记忆裡,这已经不能称作为自负了。

  而是一种绝对。

  「时间差不多了,现在开始总彩排。彩排过后大家好好地回去休息一下,虽然严格来说只是校内活动,但是只要有一个观众,献上最好的表演就是身为台上演员的宗旨。」不知道什麽时候离开角落走到台上的相叶雅纪指挥着所有人做精神喊话,二宫和也拍了拍松本润的肩膀要他别担心后就走往后台的方向,还心情挺不错的一晃一晃哼着小曲。

  从前头的热场开始,除了相叶二宫两位主演的衣服听说还有要加工的地方,所有人员都换上正式的表演服来习惯戏服在表演动作上带来的触感或是困扰。

  仔仔细细的走位、对戏,虽然面对空无一人的大礼堂,但每一个台上的演员都表现出了他们自我的专业素质,在前几次练习还会偷偷调皮的撩下相叶雅纪的二宫和也也异常安分的照着台本上走,但即便是这样,女子力依旧暴棚的后者还是看得让前者内心一跳一跳的。

  总彩无事终了。


  学园祭的一大早整个杰尼斯大学就热闹的不得了,除了从中午开始在大礼堂的盛大的团体及个人的表演会,早上还有各年级的运动项目比赛。从普通可见的接力赛跑、撑竿跳、跳远,到借物比赛、模彷比赛等等遍布在学校的各处举行。

  身为学生会成员的主力,又是第一次筹画跟准备大项目,五个人自然都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去参与这些额外的活动。大野智跟二宫和也在办公室处理例行公事、相叶雅纪跟着樱井翔到处去处理突发事项,松本润则是提前到大礼堂做场地最后的调整。

  忙碌的行程就这样一路缠着几个人直到下午换装,舞台剧即将盛大开演。

  「道具组OK吗?服装上面有没有问题?」在表演者中来回穿梭确认最后的细节,顺便帮人装上麦克风。等把事情都安排得差不多的时候,松本润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晃到集中精神的相叶雅纪身边,打算为自家哥哥套点小道消息。

  「相叶桑,我最近听说了校园的三大不可思议,可是在大一的学妹群裡面喜欢相叶桑的人满多的,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之类的啊?」

  对于松本润提出来的问题,相叶雅纪笑得有些腼腆。

  「女朋友的话现在倒是没有,不过有喜欢的人就是了。」

  「诶,被相叶桑喜欢上的女生一定很幸福,没有告白过吗?」


  「嗯,其实硬要说的话,曾经告白过,但是现在连人都找不到了。」漾着的笑掩盖上了一层阴影,相叶雅纪摆了摆手。

  「真的吗?所以说如果相叶桑再次跟当初的那一个人上演一场命运的相会,就会跟对方在一起吗?」望向远远准备要走过来的二宫和也,松本润打算快点把话题推到重点。

  「什麽命运的相会啊哈哈哈。」被对方少女漫画似的发言给逗到,相叶雅纪觉得这个王子脸少女心的孩子简直不要再更可爱了。

  「如果可以的话,有很多想问的,也有很多想讲的。如果可以的话能够再一次让她爱上我就好了。」

  在一串自己独特的笑声后给出回答,前台的工作人员正好跑进后台表示再十分钟之后闭幕的舞台剧就要正式开始,让他们都做好开场的准备。

  两个人点点头表示将注意力转回到工作上面就各自往该走的方向移动,松本润经过二宫和也的时候忍不住伸出手搭到对方的肩上,给了一个加油的眼神。

  「安心吧。」接收到弟弟眼中讯息的二宫和也给了一个没头没尾的回答,也伸手拍了拍对方的手背。

  「会是Happy Ending的。」

  

  大礼堂的灯光瞬间被剥夺,红色的大布幕在观众的掌声中掀起。穿着蓝白色校服的二宫和也一边大叫着“要迟到了、要迟到了”一边冲上台拉开故事的序幕。因为是伪恋爱搞笑喜剧,多数的场合都逗得底下的观众大笑不已,无论是跟本人反差太多的角色,还是无俚头的台词,整体台上台下的气氛逐渐攀升到最高潮。

  「诶?男生的身体检查要脱到剩内裤吗?医生你这是性骚扰还是性骚扰啊?」

  「完蛋了,喜欢同性不是罪。但是意淫到朋友我觉得我有罪啊啊啊啊。」

  「如果我的左手输给右手的话你就去跟连川同学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如果有意志的行动你还是不能控制你左右手的输赢的话,比起我的事情,你先去医院处理这个问题比较重要。」

  剧本缓缓演到尾声,在一连串的误会、怀疑之中,男女主角的感情线也越来越明瞭,只差捅破那一层薄到不行的窗户纸。

  「如果我跟你想像中的完全不同,你还会抱持着同样的心态看我吗?」站在离二宫和也不到半个手臂的相叶雅纪看着对方说出台词后的表情,棕色的眼瞳裡带着孤注一掷的果决。

  「我喜欢的是你,所以不管怎麽样,那都是最真实的你。」

  听到回答的二宫和也顺着剧情转身跑开,留下独自在背景树下的相叶雅纪望着对方跑走的背影,相叶雅纪觉得二宫和也整个人的气场比起一开始更加的具象化,像是真的在试探他些什麽、真的有什麽天大的祕密从剧本底下慢慢地探出头。

  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第六感弄得他很心慌。

  回到后台的二宫和也快速的脱下身上的男生制服,拿起放在一旁的牛皮纸袋从裡面掏出一件过膝的碎花短裙换上,再借着化妆师的手戴了个绑了个小辫子的假髮,稍稍的上了一点眼影跟腮红,让中性的脸更接近女性化的样子。

  看着换成女装的自己,二宫和也深吸了一口气离开了后台。

  「连川桑。」

  听到呼唤的声音,原本面向观众正在即兴演出的相叶雅纪勐的一回头,穿着裙子的二宫和也跟着所有记忆一起撞进相叶雅纪的脑海裡。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俨然就是回忆裡常出现的青梅竹马,辫子、黑髮、碎花裙,还有回復了小时候稍圆的脸颊,那是他回忆裡的青梅竹马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模样。

  「如果我的性别跟一开始你以为的不一样,这样子的我呢?」口中讲的是剧本上的台词,但相叶雅纪觉得对方就是在以二宫和也的身分质问自己。

  难怪一开始的时候问到青梅竹马的话题他总是欲言又止。

  难怪时不时就来探听他以前的回忆。

  难怪老是觉得。

  记忆中的女孩像你。

  「我的回答始终如一。」

  相叶雅纪用力的吞了口口水。

  「不管是什麽改变,我仍旧一直很爱你。」

  用力张大不让眼泪流出,相叶雅纪红着眼眶,声线都变得颤抖不已,一个箭步向前揽住对方的腰,对准唇瓣狠狠的亲了下去。

  跟当初意外撞击的力道有得一拚,但是两个人现在的心情比起当时更加如火燎原,缠绵的每个连接点二宫和也都能感觉到相叶雅纪的气愤和失而復得的喜悦。

  待在后台看戏的松本润跟樱井翔一看到这个阵式连忙让控场人员把帘幕给放下来,幸好多数人员都沉浸在表演裡面、两个人的角度刚好又像是借位,这才把舞台剧完美地拉下结局。做完一连串收场后两个人又顺道把其他一帮不相干人士给撤离现场,把空间让给台上的两位主演。

  「为什麽不早点跟我说,你明明知道我一直在找你。」把额头抵上对方,气息还有些不稳的相叶雅纪微微皱着眉头,捧着对方的手一下一下的蹭着对方发红的脸颊。

  「因为第一次见面你就问这种问题,我还以为你不记得我了。」用鼻尖回蹭了对方一下,二宫和也眨着同样泛着水光的眼睛。

  「小和、小和、小和,对不起,我应该要早点认出你的,我应该要早点知道是你的。可是我真的找不到你,对不起、对不起。」

  轻轻推开已经有点胡言乱语的相叶雅纪,二宫和也从口袋裡掏出了一张相片递给对方,就是一开始放在相框裡的、唯一一张与相叶雅纪的合照。

  「我才要说对不起,原本我想说成为艺人之后比较容易可以找到你、或是让你来找我,但是却因为工作的关係始终没有办法脱身。好不容易知道小雅在这裡读书,转眼之间也过了十年了。」二宫和也露出柴犬式傻笑,相叶雅纪才知道当初对方的出道居然是为了找到自己在哪裡,双方找寻了十年的光阴,直到今天才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分别接上一个美好的句点和开头。

  「小和,不要再离开了好不好。」

  「傻了吗,如果还要走的话当初就不要来找你就好了啊。」

  「那跟以前一样,要永远在一起喔!」

  「欸?十年了小雅还是一样黏人。」

  「不要这麽说嘛,好不容易又再相遇了。我也跟小和一样很用心在找你啊。」

  「真的是拿你没办法欸,相叶桑。」

  谁叫你是我的全世界呢。


标签:相二 竹馬 X2

评论(4)
热度(24)
© 愛與勇氣二宮雅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