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勇氣二宮雅紀

关于我

只是一片喜歡隨風飄的葉子

在各處留坑之後回首才想起來是要填完的
喜歡放文順便推BGM
或甜或虐一整個需要看心情

坑坑直挖何時了
基友一旁看熱鬧
某些不太能丟的都在下方網址更新
http://apple4062233.pixnet.net/blog

-一发完结的傻白甜

-一直觉得他们两个教出来的孩子一定特别棒,傻的是up

  绿色的窗帘被风微微的吹开,早晨的阳光直落落的打在床上头首相抵的两个人身上。

  像是被风带进来的气息给惊动,睡在左侧的男子不满的皱着眉往另外一边鑽了过去,感觉到另外一方的不安稳,相叶雅纪在半梦半醒中迷迷煳煳的把被子往上拉了几下,下意识地往左侧给盖过去,接着调整了自己的睡姿变成背对窗外后用空着的右手轻轻拂过对方的背当作安慰,这才使得男子停止继续翻动的行为。

  好不容易再次陷入沉睡的两个人却没有发现主卧室的大门被缓缓地推开,一个小小的影子从缝隙中鑽了进来。呆呆地到处乱翘的黑毛明显诏告天下才刚睡醒,但是被黑眼球佔满了绝大部分的眼睛却充满着期待与兴奋。

  明明长得十分精緻就像橱窗内摆饰的小娃娃,但趴在地下匍匐前进的样子又跟普通爱玩的小孩子没什么两样。一双跟自家爹地一样亮亮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床上拢起的两个小山,翘起的小屁股摇啊摇的咚咚两声就往目标物所在的方向跳了过去。

  「爸比~爹地~起床了起床了!说好礼拜六要带悠生去动物园玩的!」拉下盖着两个人脸部的棉被,相叶悠生把两个人中间鑽出了一个缝隙,用软软的脸颊蹭着相叶雅纪晨起还带着小鬍渣的脸颊,跟二宫和也长得有八分相似的小表情一直都是这个家裡最强的杀伤力。

  虽然对于二宫和也本人来讲并没有什么用。

  「啊、已经这个时间点了吗?好的,悠生先去把牙齿刷乾淨好吗。」在儿子的髮旋上落下一吻表示自己跟二宫换好衣服后就会出去,看着小豆丁欢快的应了声一蹦一蹦地跳出房间这才把全身上下都佈着吻痕、还一丝不挂的二宫和也敢喊起来。

  是的,虽然前几天答应了儿子要去动物园,但是相叶雅纪昨天晚上还是没忍住。

  「...」

  拉开被子起身看见镜子倒映出来的自己,二宫无言的瞪向坐在床上一脸无辜的相叶。原本想着两个人因为工作的关係很久没有陪儿子好好过假日,趁着这几天双方的手头上的事都告了一个段落打算一起出去逛逛,但似乎两个人在性事上也因为同样的原因积了很多无法宣洩的情绪,一开始打算小小纾解一下就好,但后来怎么爆走的却实在记不起了。

  真想在家休息。

  扶着牆壁揉腰的二宫爹地又送了两个眼刀到床上。

  「昨天也是小和先缠着我要我才...」「有时间跟我扯这个你还不如去帮你儿子弄早餐!」嘿嘿傻笑两声,相叶雅纪将二宫的衣服从衣柜拿出放在床上,自己套了个运动短裤跟黑色衬衫就开门往自家厨房移动。

  先打了三颗蛋做玉子烧,再切了醃过的小黄瓜和小番茄拌在一起。从橱柜裡面拿了小兔子和小熊的小碗装了七分满的饭量和昨天二宫晚上煮来当晚餐的味增汤,喊来相叶悠生让他自己把早饭端到餐桌上去吃。

  确定孩子开始用饭,相叶雅纪把两片吐司放进吐司机裡烤后才继续着手准备等等要带去动物园吃的饭糰跟配菜。

  早上起来的二宫和也老是没食慾,在他们还没结婚之前一个人住老是忽略好好吃饭的事情,总是用一杯茶就带过最重要的一餐所以导致后来长期胃痛。和式的早餐没胃口、中华料理太过于油腻,相叶找了半天才找到一个自家恋人可以接受的果酱当作吐司的配料,这才解决了对方跟小孩子似挑食般的困扰。

  一边替手裡的饭糰捏出小小的耳朵,相叶雅纪一边感叹着以前只有两个人的生活居然不知不觉就过了这么多年,现在悠生也上小学了。还记得以前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什么时候做就什么时候做(?)的日子,现在多了小孩、需要考虑的事情也多了不少。

  洗梳完毕走出来的二宫就这么靠在门框上看着这个穿着围裙的男人干活,和十七岁少年般无异的脸庞勾起一个浅浅的笑。回推十年前要是有人跟他说未来的自己会跟一个男人结婚、还 会帮对方生孩子,他绝对会往对方的脸上来个两拳。

  不过如果孩子的爸不是现在在厨房裡心甘情愿的洗手作羹汤的这个人,他大概真的不会生吧。

  走到身后伸手环绕住对方精瘦的腰,二宫和也把脸靠在相叶雅纪的肩膀上看着对方行动,正在切水果的相叶顺手递了一块切好的苹果到后方的人嘴裡后,把刚才已经烤好、涂上果酱的吐司对切摆盘示意二宫可以把早餐拿去吃。

  把吐司拿起来咬一口,不甜不腻的清新口感让早上反胃的感觉稍微减缓了一点。

  想着这个笨蛋男人肯定还没有做自己的早餐,二宫和也一边吃一边把吐司撕成一小块一小块喂给了两隻手都在忙碌的相叶雅纪。

  「啊~」

  内心的小恶魔突然甦醒,这次二宫和也没有准确的把吐司送进对方的嘴裡,反而让对方张嘴张了半天都找不到食物正确在的位置,看着恋人傻傻的样子整个人乐的不行。

  这才反应过来被摆了一道,相叶雅纪放下手中的工作回头快速的在不断发出柴犬笑得二宫脸上偷了一个香,再张嘴把对方手上捏着的吐司吃掉、还坏心眼的伸舌头舔了舔掌心。

  开心的笑声尬然而止,无言地对着耍完流氓转回去继续工作的相叶雅纪,把剩下的食物全部塞进对方嘴裡后用围裙擦了擦手上残留的口水,果断离开厨房去陪自己一个人在餐桌上跟食物奋斗的儿子。

  「爹地,我吃不下这些玉子烧了。」悠生看到二宫从厨房走出来,连忙撒娇表示自己已经很饱了,小手还不断拍着自己鼓起的肚皮显示吃饱的真实性。

  虽然对于孩子的教育一向都是行使不放纵不娇惯的原则,但是在吃东西方面二宫还是秉持着让对方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从不逼迫对方。

  毕竟孩子对于食物的概念像他一样,不感兴趣。这件事情完全跟樱井翔家的孩子相反,那家的孩子给什么就吃什么,但是对于吃的标准却特别高。

  “这是属于吃货的尊严”—樱井翔。

  「那你把东西拿去给爸比洗。」拾起儿子的筷子把剩下两块的玉子烧处理掉,指示相叶优生自己收好自己使用过的东西。

  习惯一向良好的悠生点点头,仔细的把两个碗迭在一起、再把迭起来的碗放在盘子上一颠一颠的端进去厨房递给相叶雅纪。

  「爸比好了吗?什么时候要带悠生出门?」

  「爸比把这些东西装进盘子里面就可以出门了,悠生再等一下好吗。」努力的把做好的小熊饭糰跟配菜摆成动物园的样子,相叶雅纪蹲下跟儿子的视线持平、稍稍安抚孩子兴奋的情绪后加紧了自己的速度把餐盒跟水壶全部放进二宫准备的袋子裡。

  看着全部差不多都准备完全后,相叶悠生就迫不及待的冲出厨房去拿自己专属的小包包挂上,跑到玄关的位置等待两个大人。

  「相叶桑,今天你开车。」二宫和也确认过家裡的电灯都已经熄灭,该带的东西也都准备好后走到固定钥匙的地方将相叶雅纪的车钥匙抽出来递给正在帮悠生绑鞋带的恋人,一手虚浮着自己的腰部,一副你知道我现在经不起累的小表情。

  「好好好。」

  路上坐在安全座椅上的悠生看着经过的风景叽叽喳喳的停不下处于高峰中的情绪,一边惊呼着高速公路上比平时去上课时还要快速掠过的风景,一边跟正在开车的相叶雅纪玩着词语接龙。

  「狐(きつね)。」 「ねこ。」 「こ、こ、こうもり!」 「りんご!」

  即便身为小学生的悠生学会的词彙并不多,但是坐在儿子旁边的二宫和也时不时的提醒外加顺道的词语教学,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玩的还是挺开心的。

  虽然自从二宫加入儿子的阵营后相叶雅纪就从来没赢过。

  就这么来回了几个回合,车子也不知不觉地来到目的地,看见被各式各样的车子停满的停车格和在动物园门口贩卖的动物模样的玩具跟气球,被车程磨灭掉不少精力的相叶悠生又再次恢復了活力,拉着二宫和也的手就要车子外面跳。

  「好啦我知道了,你先把安全带解开等车子停好再说。」制止在安全座椅上扭动的孩子,等确定相叶雅纪将车子停进停车格熄火后二宫和也才伸手把安全带给解开。

  「要走瞜!」从驾驶座下来帮两个人开门的相叶接过放在后座的的后背包背上,大手一抱就把悠生从座椅上抱出来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好久没有跟相叶玩过这种举高高游戏的悠生用着跟二宫有几分相似的小尖嗓一边尖叫一边笑着,差点就从脖子上给翻下来。

  「相叶雅纪你小心点你儿子!」被孩子突然往后又往前的举动吓出一身冷汗,拍了拍悠生的小屁股要他稍微安分一些。

  「把防晒擦一擦再走,不要回家就变得跟你大野叔叔一样黑了。」用前几天新买的防晒乳将悠生白嫩嫩的小脸和手臂都涂上一层防晒,红扑扑的小脸已经被接近正午的太阳晒得有些发烫,又把帽子给对方戴上这才让相叶雅纪出发往售票亭的方向移动。

  孩童票的票根是这次动物园主打的小熊猫,还送了一双有熊猫耳朵的髮圈当作礼品。但是比起熊猫更喜欢狮子老虎的相叶悠生果断拒绝把耳朵戴上的提议,直接把髮圈戴在相叶雅纪的头上。

  「爸比是大熊猫~。」

  「我是大熊猫,悠生不就是小熊猫吗!」

  「不是!悠生跟爹地一样是小老虎!」

  「可是爸比觉得爹地是小狐狸耶,这样悠生就是小狐狸了喔。」

  看着在前面不断重複着神祕对话的父子俩,二宫和也掏出了手机拍下了这个和谐的画面。身为跟相叶雅纪一样完全室外派的相叶悠生却因为他们两个人繁忙的公事基本上都只能待在家附近玩耍,出远门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但是明白彼此休息时间不易的他从来都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跟他们无理取闹。

  真的很庆幸生了一个这么棒的孩子。

  「爸比是长颈鹿耶!长颈鹿先生~。」

  「悠生知道长颈鹿先生的脖子有多长吗?」

  「不知道,爸比知道吗?」

  「知道阿,长颈鹿先生的脖子有两个悠生这么高喔!」

  「两个悠生?!哇!长颈鹿先生好厉害喔!爹地你快来看,爸比说长颈鹿先生的脖子有两个悠生!」

  被相叶雅纪的额外科普给吓了一大跳,相叶悠生开心地想跟在后方的二宫和也分享自己新学到的这个知识。

  「两个悠生可是有两百多公分呢,长颈鹿先生很厉害喔。」拿出手帕帮流了满头汗的悠生跟相叶雅纪擦汗,二宫和也示意后者先把孩子放下来,拿出后背包的水壶替两个人补充水分。

  「身体还可以吗?」把手中的麦茶一饮而尽,相叶看着被阳光刺激眯着眼的二宫和也有点担心。

  「又没说特别做什么,不用特别担心。」拍拍对方放在自己腿上的手背,二宫表示自己的身体还是健康的很,腰部也没有想像中的那么不堪负荷。

  虽然对方这么说,但是相叶雅纪还是用吃午餐这个藉口先带着儿子跟二宫去供人野餐的大草坪上先休息了一阵后才继续走完接下来的行程。

  海豚表演秀、兔子喂食、参观刚出生的小熊猫,三个人一路拍拍逛逛下来基本上把动物园简介上的行程都走过了一遍,原本一开始还开心的在相叶雅纪肩上动来动去的悠生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累得直点头。

  「把孩子给我好了,差不多准备回去了。」接过肩上的儿子,二宫和也表示刚好走到出口附近,时间也差不多可以回家休息。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处于想睡跟清醒中间的情绪,感觉到要离开动物园的相叶悠生在二宫和也的怀裡罕见的闹起了彆扭,半开的眼睛含着泪水、嘟起的小嘴一瘪一瘪的不想要离开。

  「时间不早,我们要跟大象先生说再见了。下次再一起过来看他们好吗?」半蹲看着悠生,相叶雅纪指向有些昏黄的天空和坐在园子内甩着长鼻子的大象群,大手温柔的摸着对方软软的髮丝。

  「悠生喜欢的话,下个假日再来好吗?」微微晃着身体的二宫和也用指尖抹过对方滴下来的泪珠,轻柔的按摩着孩子的后颈。

  「恩。」小手抓着二宫衣服的扣子,从怀裡挺起了身子往相叶雅纪的方向侧了过去。

  知道孩子想要做什么要相叶雅纪接过了对方,两个人一起对着大象群的方向摆了一个敬礼的姿势。

  「1、2」

  「大象先生掰掰!」

  

标签:竹馬 相二 X2

评论(4)
热度(91)
© 愛與勇氣二宮雅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