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少

只是一片喜歡隨風飄的葉子

在各處留坑之後回首才想起來是要填完的
喜歡放文順便推BGM
或甜或虐一整個需要看心情

坑坑直挖何時了
基友一旁看熱鬧
某些不太能丟的都在下方網址更新
http://apple4062233.pixnet.net/blog

黑花-浴室

*黑花

*浴室play有

想要佔有他
迫切的 想要佔有他
這是黑瞎子在第一次確定喜歡上那個傲氣的解家當家時,腦海浮現的想法
想要把盛開的海棠摘下屬於自己、又想要細心的呵護讓他綻放
想看一向都是帶著不容他人侵犯的解雨臣在自己面前求饒
他甚至想過如果被拒絕了,是不是直接把人給擄回家,日日夜夜的佔有他會更好
但最後卻發現還是下不了手
 
不過幸好的是命運還是讓海棠屬於了自己
『果然死纏什麼的還是最佳王道啊! 我終於把到我媳婦兒啦』
黑瞎子在終於得到解女王許可之後激動的在解家大宅外面大喊,然後....
門就直直的在他身後關上了
外加解雨臣的怒吼的一句『黑瞎子你找死啊!』在黑瞎子的身後迴響 
『你是掉到馬桶去了弄這麼久』
東西撞擊到浴室門和解雨臣的怒氣頓時把陷入回憶中的黑瞎子拉回現實
就說嘛他還想說怎麼回憶裡面的怒吼特別立體特別真實
他都忘記自己是進來幫媳婦兒放水的了TWT
『呦好咧好咧!』
向外頭一喊,黑瞎子起身走出浴室虛扶著解雨臣走進去,他知道對方一向很好強,除非真的必要絕對不會允許自己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他
『還不滾』稍微艱難的抬起角跨入浴池,解雨臣一臉黑線的看著還站在旁邊的黑瞎子,抄起一邊的水瓢作勢往他身上丟過去
『嘿嘿我說花兒,這你不覺得有時候換個地方也是情趣嗎』
『黑瞎子!』
原本作勢的手果斷變成真實行動,水瓢瞬間朝黑瞎子的方向扔了過去
原本正準備側身閃過的黑瞎子腦筋一轉朝另一個方向側了過去,假裝是為了閃躲水瓢而重心不穩,整個人向浴池倒去
『瞎子?!』雖然知道對方不可能那麼容易就出事,但是一個大男人直挺挺的摔近水裡也夠讓人緊張的了
當解雨臣伸手準備把黑瞎子拉起來的時候卻突然被水裡伸上來的手拉住了手腕
接著嘴就被由水裡跳起的人給堵上
『嗚!』
解雨臣用空著的另一隻手想要的對方拉開,直接抓向了黑瞎子的脖頸,而腳也曲起踢向對方的腹部
已經預謀已久的黑瞎子早就在腦海裡面預演過好幾次相同的畫面了
隨即放開解雨臣的唇,一隻手把對方的雙手舉高、扣住關節,右腳則快速卡入兩腿中間,將解雨臣固定在浴室的牆壁上
『你這混蛋!你..啊!』就算已經控制了力度,但背部撞擊牆壁的感覺還是不好受
解雨臣還來不及吼完一句又再次被黑瞎子的進攻給破防
原本才剛結束一場情事的身子本來就敏感,敏感點再一次被碰觸燎起火來的速更是快
沒有一會兒,解雨臣的下身又起了反應,加上浴室裡面熱氣的薰陶整個人都變得有點暈呼呼的
而黑瞎子等的就是這個時候
『恩...』隨意的擴張了密穴幾下,黑瞎子直接進入了依然緊致的地方,但卻不像第一次的猛攻猛撞,而是一下又一下深入淺出、一下又一下的撞擊在內壁
卻又不是每次都在敏感上
……他要解雨臣說他想要他
『哼恩....哼恩....』秀眉緊皺,似乎是不太滿意對方的速度,哼哼了幾聲之後解雨臣張開了眸子盯著對方
雙腿有意無意的磨蹭著黑瞎子的大腿
似是催促
明瞭身下人想法的黑瞎子果斷無視,持續著慢速進攻,雙手就扣著對方的手沒有其他動作
本以為黑瞎子會更加猛烈的解雨臣咬了咬唇,他一向都不是什麼貞潔男子或是對做愛這方面矜持的...
想也知道黑瞎子要什麼
如夜狼一般的他,其實征服欲也不小於自己啊
『快一點、動快一點...』
『…想要你』
聽到最後三個字的黑瞎子像是按到了什麼開關,將解雨臣壓向自己挺動的速度越來越快
『哼啊...恩....恩...呃恩...哈啊』快感爆棚
『啊啊...呃阿...恩哈...哈...恩恩...呃』
整個人像快要被頂穿一樣,解雨臣幾乎是整個人攤在了黑瞎子身上才能保持站立的動作
兩隻手也從原本被扣緊到自動攀上對方厚實的肩膀,輕輕扭動著身體跟著炙熱進出的節奏
…好喜歡
在兩人同時到達巔峰的時候黑瞎子隱隱約約聽到耳邊解雨臣略帶喘息的句子,隨即邊看到對方腳一軟,累攤在自己懷中
然後沈沈睡去

...自己果然是太為難他了
黑瞎子看著解雨臣的半臉有些懊悔,他知道這幾天情人都很忙、今天才把生意上的東西處理掉
-
把人擦乾安頓到床上後,黑瞎子輕輕的吻上了解雨臣的額頭
『辛苦了,我在這』
而黑瞎子看到滿是混亂的浴室、加上自己濕透的衣服,然後在解雨臣醒過來之後被罰跪了一整天的算盤外加一個月不能爬床
只好閃去張起靈家打擾對方性福,卻被黑金古刀請出門的悲慘事
又都是後話了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