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少

只是一片喜歡隨風飄的葉子

在各處留坑之後回首才想起來是要填完的
喜歡放文順便推BGM
或甜或虐一整個需要看心情

坑坑直挖何時了
基友一旁看熱鬧
某些不太能丟的都在下方網址更新
http://apple4062233.pixnet.net/blog

安闇-珍愛之吻

白色的king
  size大床有兩個人躺在上面,熟睡著
  多年來的習慣在陽光這射到臉上的那一刻,安加西奈就反射性的睜開了雙眼,用著還微微迷濛的眼神望向懷中的另外一個人
  神闇只是輕輕的咕噥了幾聲,把被子往身上捲了捲後又沉沉的睡去。
  安加西奈微笑了看著這這一幕,戀人微紅的臉頰和微熱的體溫都確確實實的告訴他,他還在他身邊,之前的種種事件和自己的倔強讓他們兩個的戀情著著實實的吃了不少的苦頭,如果不是自己愛面子,就不會有那麼多不應該發生的事情發生........
  安加西奈的眼神淡淡的收斂,下垂的眼簾帶出了別人看不到的哀傷與懊悔
  「又在想東想西了啊!」冰涼的臉頰上多了炙人的溫度,神闇笑著看向安加西奈
  「在想你啊!」安加西奈騰出一隻手抓住了神闇的手,細細的揉捏著
  房間裡的溫度略有往上升高的趨勢,安加西奈也慢慢地靠近了神闇,另一隻手也不安分地滑到了柔軟的腰部遊走著,就在兩人的唇在差個幾微米就可以相貼時,門邊傳來了輕輕地敲門聲
  「父親,爺爺說.......」艾洛德一打開門看到的就是自家父親(安加西奈)曖昧的拉著自家母親的手(神闇)貼在臉頰上,而自家母親在門打開的第一瞬間就縮回了棉被中
  艾洛德看著安加西奈的臉越來越鐵青,正思考著如果先逃下場會不會好一點時就聽到可稱為青龍怒吼的咆嘯聲
  「艾洛德!!!!!」
  
  房室被打擾的安加西奈心情當然好不到哪裡去,抓著艾洛德就是一陣痛罵
  「我不是說進我房間要先敲門嗎?!!!你耳朵都長到哪裡去了啊!!腦子丟掉了是不是!!」
  「我有敲門阿.....」
  「敲完們馬上打開那根沒敲有甚麼差別!!」
  「有阿....而且這個時候父親您不是一定都起床了嗎?而且是爺爺......」
  「很好嘛!敢跟我頂嘴了!」
  「那不是頂嘴,是辯解」
  「反正通通都是藉口......!」
  「......」
  神闇就在一邊聽他們兩父子吵嘴,最後兩個人的對話越來越幼稚逼不得把人逼瘋,就在安加西奈想要再做反擊的時候卻被神闇的怒吼打斷
  「你們兩個通通給我閉嘴!!!!!」
  
  神闇痛苦的揉了柔眉心,無奈地看向張大嘴巴、一臉錯愕的看這他的兩個人
  「安加西奈,艾洛德他也沒怎樣,何必沒事就東罵西罵的。如果我是你兒子,鐵定離家出走」
  「他早幹過了.....」安加西奈冷笑,卻被神闇狠狠的瞪了一眼
  「小德,別怪你父親了,他本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說帕......父親他說什麼?」神闇拗口的把帕迪修蒙改成了父親
  「爺爺說花園裡種了一些母親喜歡的花,問母親要不要去看看」
  「當然要!!安加西奈,走吧!」神闇開心地跳了起來,拉著安加西奈就要往外跑
  「欸!我還沒晨浴........」安加西奈話說到一半就被神闇的眼神看的硬生生地停了下來,最後抱著『大不了就這一次』的赴死表情走出了房間,還不忘回頭給艾洛德一個『哼!我回來你一定完蛋!』的眼神
  艾洛德吞了吞口水,心裡暗想著有什麼東西可以阻止他在和他加心愛的小笛親熱時不會被安加西奈打擾......
  
  ------花園--------
  神闇和安加西奈並肩坐在一棵大樹下,神闇的手中編織著一朵又一朵的飾品
  微微吹拂的薰風,吹起的試戀人的愛戀
  兩人心中都存的著彼此的身影,因為曾經,所以愛你
  因為差一點失去過,所以的到的更加的珍貴
  百年的歲月,若非有真愛之人伴在左右.........
  只是徒然
  
  安加西奈的肩上突然多了一個重量,是神闇
  「喂!你相信世界上有真愛嗎?」
  「相信」
  「為什麼那麼篤定?」
  「因為我們」安加西奈堅定的回答,望進神闇的眼眸,灼熱的眼神就像是想要把人燃燒殆盡
  神闇笑了,笑得燦爛、笑的如釋重負
  「如果是這樣的話,你接不接受我的真愛之心?」
  安加西奈輕輕地把頭轉了過去,一點一點的靠近
  「那,我用真愛之吻作為誓言........」
  兩片雙唇貼著,毫無情慾,只有綿綿不盡的愛戀。好像是要把自己的愛通通告訴對方一樣的深吻著,就怕有意思的遺漏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