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少

只是一片喜歡隨風飄的葉子

在各處留坑之後回首才想起來是要填完的
喜歡放文順便推BGM
或甜或虐一整個需要看心情

坑坑直挖何時了
基友一旁看熱鬧
某些不太能丟的都在下方網址更新
http://apple4062233.pixnet.net/blog

黑花-無題

*有些時間軸跟事件的發生不是按照書上走,但是盡量不誇張,請見諒

*這篇先當作情人節跟新年的賀文好不好(艸

*再被弄掉的話我這裡全都放清水的文(爆

 

從第一次見面到認識、相戀、到穩定交往已經經過了10多年的時間

要說熱戀期是哪段時間?

其實黑瞎子也講不出個所以然,如果是依照ㄧ般人所講的熱戀期的話,他跟解雨臣根本沒有這個東西,但是如果說是形容兩個人的『激烈』部分的話,他會說是4、5年前的事情

那個時候他們兩個都脫離了年少時期再次相遇,解雨臣已經不是那個穿著粉紅色裙裝的小女孩,而是長成了一個能夠獨當一面的解當家

第一次的見面可以說是不歡而散

兩個人為了生意上的事情碰在了一起,但是卻怎麼也喬不攏,明明解雨臣只要點頭答應了,這事情就成了,且對他解家也沒有多大損失,還有得賺呢

但是解雨臣怎麼說都不肯答應,於是這事也就吹飛了

第二次的見面,是在一個茶館

那時候黑瞎子剛好要去那裏辦個事,就聽見裡面搭起了戲台子,台上一個花旦咿咿呀呀的唱著,台下的人專注地跟什麼一樣

本來就對這方面沒興趣的黑瞎子也就沒什麼在意,飄了一眼台上就覺得那人身段還算不錯,但是長相嗎.....他就不敢下什麼定論了

誰知道那妝一卸下來會是長成什麼樣子,如花都有可能化成西施

黑瞎子想著想著就走進了茶館的員工休息室去,不久之後解雨臣的戲也告一個段落,卸了妝跟夥計打了個招呼就準備從後面離開,剛好跟從休息室出來的黑瞎子擦肩

第三次見面是在斗里

接了吳邪邀請的解雨臣帶著幾個心腹跟著一起下了斗,據說是唐朝一個大官的墓,裡面的東西正好有一個是解雨臣最近在找的貨,沒想到一起下去的人其中也包含了黑瞎子

撇開總是一臉不正經,但是黑瞎子斗裡的功夫也是不錯的

最後是決定解雨臣淌雷、黑瞎子墊後

一路下去也因為大家經驗都挺老到、吳邪的開掛吸怪也異常的沒有發揮走的也是順利,但是最後卻不知道觸動了什麼東西,整個斗的機關都給觸發了

幾個人迅速地朝原本的路奔了回去,解雨臣為了護吳邪卻差點被機關廢了整個右手,好在黑瞎子幫他擋了一檔又快速地幫他做了固定和止血,出了斗之後迅速地送到醫院去才被挽救回來

在醫院清醒後的解雨臣破天荒地邀請黑瞎子來解家做伙計,說是挺欣賞對方的才能

『做伙計?花兒爺,我瞎子可不是這麼簡單就做人夥計的人啊』

『多少錢?你開吧』

『這不是錢的問題,不然這樣吧,如果是解家當家旁邊的位置我就做,如何?』

『你想做什麼,我解家也不是你說要幹嘛就幹嘛的』

『不,我也就想陪陪花兒爺罷了』

 

6個月後,黑瞎子正式進到解家當夥計

1年後,黑瞎子開始陪同解雨臣出席大大小小的場面

1年半後,黑瞎子開始會代替解雨臣出席場合

2年後,解雨臣和黑瞎子正式宣布兩人交往

-

「黑瞎子,你有沒有看見我放在桌上的春聯?」解雨臣從書房裡探頭出來詢問被叫去打掃客廳的黑瞎子,最近把生意上的事情告一個段落後終於有時間來整理家裡面,明明兩個人住的空間說大不大的,整理起來怎麼這麼費時間啊....

黑瞎子還打死都不願意請人來打掃,說什麼親自動手比較有家的感覺

「沒,會不會剛剛整理的時候把它收起來了?」放下手中的書櫃,黑瞎子轉頭喊到

「我沒收起來」

「那我昨天買了新的春聯,不然就先拿那個吧,湊活湊活」把桌上一綑紅紙丟向解雨臣,黑瞎子轉身又開始清理櫃子

他敢說家裡的東西不多,最多的就是櫃子類的東西,櫥櫃衣櫃書櫃....,尤其是書櫃特別的多,解雨臣常常把東西帶回來家裏辦公,所以很多檔案資料都給堆在了書櫃裡面、原本大宅裡的藏書也因為兩人合買了屋子也帶了過來

解雨臣接了春聯又鑽進書房擣鼓去,也不知道是在弄什麼

自從有一次黑瞎子走進去整理東西時無意發現解雨臣放在抽屜裡的日記,又很無意地拿起來翻了幾頁,好死不死的撞進走起來拿東西的日記主人後就被禁止在踏進那個地方一步

只要一踏進去他就得睡一整個月的沙發了QWQ

他還沒實現願望在這個屋子裡的各個角落跟媳婦兒來一發呢QWQ

貼好春聯收好東西,解雨臣一從書房走出來就看見黑瞎子一臉憂鬱仰望天空35度角,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原本想要上前關心一下的卻在看見對方的表情一秒轉變露出猥瑣的光芒後抽蓄著臉停下了腳步

「黑瞎子,你都收好了是吧」

「呃,花兒你出來了?!我東西收一收這就好了,時間也不早了等等我們就出去吃個飯吧」看見自家媳婦皮笑肉不笑的盯著自己黑瞎子一瞟收起了猥瑣的目光,快速的把掃除用具歸位,拿了車鑰匙拉著解雨臣就要走

「等等等等,你這是要去哪」

「去餐廳吃飯,我老早就訂好了」

黑瞎子發動車子,一邊哼著青椒炒飯歌就奔了出去,解雨臣有些無奈地看著對方,都已經多少歲了做事還是這樣風風火火的說來就來,不過跟吳邪家那隻做事都不說還外加失蹤第一名的悶神而言...還算是可以接受

路上的店家也都開了起來,因為新年快要到的緣故,不少店家外面都布置得十分漂亮,很多家庭都因為這種布置或是內部做的優惠特價而被吸引進去,兩旁的街道也充滿著人潮

「花兒爺,咱們也來親一個」往著解雨臣的目光看過去,黑瞎子剛好捕捉到當街熱吻的一對情侶,當場崛起嘴唇就往副駕駛座靠過去,下一秒卻被轉頭的解雨臣打了回來

「少無聊了,開你的車,爺還不想在這個時候發生車禍」

「嚶嚶嚶媳婦兒嫌棄我了」

被拍回來的黑瞎子一臉哀怨的裝哭了幾聲,一副小媳婦樣看的解雨臣是一臉惡寒

『啾』

「好了沒,好了就專心開車」

無奈地把頭伸過去駕駛座親了一下,解雨臣紅著臉又轉向了窗邊

-
 
餐廳是仿巴洛克式的建築、傍著海邊,這家解雨臣很久都沒有來吃過了,事實上這家餐廳並不平價,但印象中還不曾人少過....

看著幾乎可以說是一個客人都沒有的場地解雨臣將不解的目光投向了身後的黑瞎子,十成有九成半是這個傢伙幹的,剩下的半成是全部的人剛好都去廁所

「先坐下吃飯吧」

招手招來服務生交代了一下餐點的部分,黑瞎子也沒有直接回答解雨臣的疑惑,只是給了對方一個“你等等就知道的微笑”便離開了位置說是要去廁所

2分鐘

3分鐘

5分鐘

10分鐘

15分鐘

.....

20多分鐘過去了坐在位置上完俄羅斯方塊的解雨臣也覺得不對勁,這黑瞎子是釣到馬桶裡了還是掉到馬桶裡了?

怎麼去了這麼久還沒有回來?

收起手機,解雨臣站起身準備去看看情況

還沒踏出一步整個餐廳卻突然失去了所有的電力眼前頓時是一片黑暗,解雨臣下意識地壓低自己的身體,摸著椅子慢慢地向前,耳朵也不忘聽著動靜,右手則是摸上了防身的手槍

感覺到一陣風掠過耳後,解雨臣扭腰反身踹向風來的方向,右手卻突然被扭住關節,整個人就被拉了起來

『碰!』

餐廳在瞬間恢復了光亮,突然大量進入瞳孔的光線讓解雨臣瞇起了眼適應,這才看清楚抓著自己原來是黑瞎子

「你...」還來不及發火,解雨臣就被吻了個正著

舌頭糾纏著,直到快要缺氧才被放過

看著面前一排玫瑰的解雨臣才想起來今天的日子,2月14號

「呵呵,情人節快樂」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