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少

只是一片喜歡隨風飄的葉子

在各處留坑之後回首才想起來是要填完的
喜歡放文順便推BGM
或甜或虐一整個需要看心情

坑坑直挖何時了
基友一旁看熱鬧
某些不太能丟的都在下方網址更新
http://apple4062233.pixnet.net/blog

葉黃 病入膏肓

#秒屏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這次什麼都沒幹啊#

再不行我就走連結了


#第一次嘗試葉黃,還請多多包含


【病入膏肓】


#葉黃 黑道paro


#OOC有 私設有


黃少天在失去意識最後的記憶之前唯一聽見的便是旁邊的鄭軒的大喊,脖子便感受到一陣劇痛,整個人就陷入了黑暗,被東西擊中的那一秒黃少天真想送給對方一拳,之前被這樣打中而昏倒是因為附近的學生剛好把球打出場外、剛剛好就打到了準備趕回家的黃少天


然後 


他就這麼昏倒在路上了


之後被喻文州等人得知後還被關心加調侃了足足快要一個星期,不過這次旁邊還好有跟著鄭軒...迷迷糊糊的暈死過去的黃少天心想


等到重新回覆意識,黃少天首先觸及的便是身下軟軟的床鋪,然後是開著小燈的台燈。


"握操鄭軒你家怎麼這麼大啊還敢說你吃飯都沒錢硬是讓文州幫你給付了你的房間大小大概是我的兩倍吧,好不好意思啊下次吃飯的時候你別想逃帳單了啊等等我就把房間拍起來然後讓你付全部人的伙食!"看見房間的門被推開,黃少天霹靂啪啦指著身邊的東西就是一連串的抱怨


"不錯嘛,比我想像中還要活蹦亂跳的"


帶著些微笑意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接著便是濃重的煙草味,葉修好笑的看著面前瞬間表情變得凝重和不敢相信的人,就連一向喜歡用文字攻擊人的嘴也抿了起來。


他不是被球打到


“葉修,你幾個意思”利用床的彈力躬身彈起,黃少天扯著葉修的衣領大罵


“沒,請黃少來興欣敘敘舊罷了”任由對方扯著領子懶懶的吐出一個煙圈,看著對方的樣子覺得有些好笑


黃少天所在的藍雨跟葉修現在所在的興欣都是上白下黑的一個集團,自從葉修離開嘉世從組興欣崛起、還順道拉走了離開藍雨的魏琛,兩者也合作與交手不下好幾次。


可是葉修綁走自己的意義何在?


被對方的行為搞到有些濛,但依著葉修的性子也不怎麼敢大下判斷,揮手一個拳頭就是往對方的臉上招呼過去,總而言之一切先離開這個地方再說!


葉修抬手接住對方的拳頭,就著黃少天跪坐的姿勢將對方壓下、咖啦一聲就卸了對方的左手


吃痛的嘶了一聲,還來不及伸手偷襲葉修的空當,另一手的關節也被人卸了下來


“葉修你這是有病吧有事不會好好說嗎沒事就搞這些有的沒的還把我的手給弄脫臼你是不相信我出去就找人給弄死你啊,我可告訴你藍雨的東西我一向是無可奉告的啊別想說可以在我這邊得到什麼情報”被人壓制的身體感受的壓迫,對著這種敵利我不利的情況顯的有些緊張和害怕,腳被牽制、手也不能動,想當然在對方把自己帶回來的時候就把他口袋裡的手機給扔了。


“你出的去再說吧”抽出床鋪旁邊抽屜的繩子將黃少天雙手固定在床頭的欄杆上,葉修捻息了口中的香煙,俯下身子壓上了黃少天的嘴唇、另一隻手挑開了身下人的皮帶


...不!!!


黃少天覺得想吐,他恨不得一口咬在對方的脖子上,彷彿知道對方的念頭一般葉修嘴上下的功夫更加賣力了,一下又一下的吸吮著一直想頂開自己的舌頭,手也更加熟練的搓揉著炙熱。


“嗯!你滾..."


再次醒來的時候天是暗的,左邊的櫃子上擺了一碗稀飯和一碗湯,那個不言而喻的地方還抽痛著、腰也酸的要命,原本被卸下的手腕也給接了回去


一邊扭著酸軟的手腕,毫無猶豫的走下床拾起在地上被弄的凌亂的衣服穿上,黃少天向窗外探了探,太高、連一點能夠勾住或是施力的点都沒有。


只剩下門是唯一的出口了吧。


在房間挑挑撿撿選了一個棍棒狀的物體揮舞了幾下,準備讓外面的人給自己開門之後用棒子把人打昏再逃出去,就算來不及出去也能給下一次的逃生路線增加大大脫離的機會。


“外面有人嗎有人嗎能不能讓我出去上個廁所啊你裡面也不給人一個方便好歹讓我出去是吧你也應個聲讓我知道有沒有聽見呀喂"對著門縫喊了幾聲,與其而來的動作或是詢問聲卻沒有出現


我靠,不會實施三不理政策吧


"喂喂喂喂!!!"黃少天握上門把想要利用轉動的聲音製造外面的回想


『啪答』“......”


看著被自己打開的大門和空無一人的走廊,黃少天對於要不要踏出去又變得有些猶豫了


“嘖嘖嘖果然心臟”


左右確認了一下沒有人聲,黃少天貓著身體向前跨步


左轉、前行、右轉、右轉...


一邊記憶著走向一邊注意著身邊的動態,經過有人的房間時都特別的小心意義


“哈哈哈我抓到你啦!”房間裡面傳來的大喊讓黃少天差點就暴露身形,心裡一陣驚恐、沒有想到這麼早就被發現了


“包子玩個遊戲你喊這麼大聲做什麼!”


原來是玩遊戲...黃少天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他也挺想站出去給那個什麼包子的一拳,嚇死他了。


再次壓低身形準備往前,一雙穿著拖鞋的腳卻出現在了自己視線裡


“果然是伺機而動的劍聖大大,我剛剛還以為你會直接衝進房間裡面跟裡面的人打個你死我活呢”


“你在哪裡多久了!”


提起手中的棍子,黃少天跳起身就是一陣快攻,人的手當然不能跟鋼鐵做的東西比較,看見葉修踉蹌向後一步、為了避免房間裡面的人出來幫手,黃少連忙鑽著空檔向前跑去


“哼嗯”跑動時拉扯到後穴的感覺更加明顯,昨晚受到的對待彷彿成為了黃少天上前奔去的待遇


揮棍阻擾著從前方上前想要阻止他的人們,對於黃少天來說一隻手就可以轟掉這些人了


“差一點”離門口只差一步之遙,只要離開了這間屋子,還有什麼不好擺脫的,藍雨肯定派了很多人在外面找他...!


“嘿嘿你還滿會跑的嘛”一個板磚飛過阻擋了黃少天的前行


然後,他便落入了一個懷抱


“好了包子,你遊戲不是還沒打完嗎,到時候被人給贏走啦”


“這可不行!老大那我先走啦~”


看著對方一邊哼歌一邊離開,黃少天頓時很想哭


就差一點點了


“從失望到希望再到絕望的感覺如何”葉修伸出一隻手摩挲著對方的下巴,感受到懷中人的些微顫抖


是憤怒?害怕?不甘?還是絕望?


葉修不介意承認他從黃少天踏出門外的那一剎那就在附近了,讓他逃也是自己的意思,這種伸出手就好想可以碰到門把但卻又碰不到的絕望感,是他要他體會的。


“你到底要什麼,你到底要我做什麼”深吸一口氣,黃少天闔著眼睛問


“你”


“你知道我從一開始就是為藍雨賣命,我是不會也不可能跳槽來興欣做事的


,葉神你還是省點力吧”


撫著下巴的手突的一個用力上扳,葉修直直的注視著對方的眼瞳


“我沒有要你為興欣賣命,我只是單純的想要你而已”


“說單純的想要我然後把我打昏帶來這?你當我是三歲小孩還是三歲小孩啊,我們就說清楚說明白別把迷魂陣了!”反手一個肘擊,黃少天脫離了對方的懷抱,雙手環胸看著面前的葉修


『碰』


一個箭步把人壓在牆上讓對方失去逃離的空間,葉修靠著黃少天的耳盼一個字一個字緩緩的說著


“我想要你,這就是最清楚明白的答案”


一字一句震動著耳膜,黃少天現在只想扯著對方就是外面P一場,他覺得這是什麼鬼答案、事實絕非是如此。


他不想相信


然後過了不知道大約有多長的時間,從一開始還會趁著葉修不再嘗試逃跑然後在快要成功時被帶回原來的房間、到安安靜靜的在房裡看電視或是出去跟其他人吃飯、打遊戲、聊天


或者是在葉修的求歡下跟他做愛


就算知道離門口有多近,他也不會走過去嘗試開門


因為他知道還是會被帶回來


“真是夠了哪有一個人遊戲像你這麼打的注意一下對方的動作啊,你看看就說要專注了專注,人家都那麼明顯的走位了!”


黃少天一邊吃著薯片一邊指點著面前的包子,只差把滑鼠跟鍵盤強過來打一場了事


“包子,你先出去一下”


從外頭退門進來的葉修指了指門外,包子便咚咚咚的放下手中的東西跑了出去


“哎呦難得看到你出去一趟會受傷回來嘖嘖嘖不會是被仇家一起聯合復仇了吧”


黃少天一邊舔著手上的渣渣頭也沒抬的說著,從對方一進門,熟悉的血腥味就在空中飄散開來


他們這一行受個傷根本就沒什麼大事,折個手折個腳都算在正常的範圍內,經驗老道的打開櫃子的第三格拿出醫療用品,就著葉修趴著的姿勢就把傷藥往腰側的傷口抹,血已經大概止住了一些、看來回程的時候就已經做過緊急的處理


“被砍的有點深哇多大仇啊”看著有點翻出來的皮肉,就知道對方使用的不是一般的刀具,小心翼翼的伸手包上紗布


興欣的人手並沒有像藍雨或是輪迴這種的這麼多,如果遇上比較大型的衝突或是混戰,葉修肯定就要跟著一起出門


大概不知道又是跟哪邊起疙瘩了吧


收拾旁邊的殘渣,黃少天顯的有些心不在焉,並沒有發現旁邊從頭到尾都注視著自己的視線


一向習慣大咧咧或是趁這個時候調戲一下對方的葉修顯的特別深沉,眼睛裡頭不知道蘊含著什麼風雨


隔天早上起床,左邊的床位已經空了一段時間,懶懶的起身發著呆,黃少天覺得整天都這樣都快生鏽了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碰』


外頭響起急促的跑步聲,然後便是房間門被甩開的聲音


“...黃少?!”


“...宋曉?小盧?”


隔天,藍雨聯合霸圖拿下了興欣兩個位置的地盤、葉修下落不明、失蹤以久的劍聖歸隊


“黃少、黃少我們可想死你啦!”


“少天辛苦了,歡迎回來”


”黃少你可嚇死我了壓力山大啊”


看著戰友們的面容跟調笑,黃少天有些恍惚,那天被救走的時候小盧就抓著他說當天鄭軒回去說自己被帶走的時候大家有多驚恐,連隊長都把筆給摔了,找了兩個多禮拜才卻定藏身處、好不容易才把葉修那些人一網打盡,現在葉修應該被帶到了在偵訊室


“...黃少?!黃少?!”


“嗯啊啊什麼什麼?”


看見黃少天有點晃神,喻文州支開了所有人讓對方先回房間休息,並囑咐對方有不舒服的地方就先好好的調適一番,不用太過緊密的就接回藍雨的工作


“啊好好當然啊隊長我怎麼可能連這種小事都忘記啊,過幾天一起出來吃個飯啊我好久沒有吃到附近那間烤鴨店了小盧肯定在我不再的時候偷吃了很多我買的零食!!!”


隨性的擺了擺手,黃少天便離開了會議室


踏進電梯,看著頂部的藍色水滴狀的按鈕顯的有些猶豫


葉修再偵訊室在幹嘛,交易?條件?還是詢問?


想到裡面的刑具招呼在對方身上的時候黃少天手心都出了一層薄汗,他被帶到興欣的時候也沒有受到什麼嚴刑拷打,裡面的人也對他不錯


尤其是葉修...


替他準備晚餐、好吃好住的共著、就連做那檔子事的時候...


覺得好像有點喜歡...什麼的


“呃...”半遮著臉呻吟了一聲,黃少天覺得自己有病


伸手按下藍色的按鈕輸入密碼,等到電梯打開來的時候覺得也不過就是幾秒的事情、卻像是過了幾個月般的煎熬


走到黑色的大門口,深吸一口氣打開了門,準備迎接各種血腥的畫面衝擊...


“黃少天?”


“......握靠說好的偵訊呢拷打呢血肉模糊要死不死的情況呢”看著坐在椅子上抽煙的葉修黃少天有種想扭頭離開的衝動,除了腳是被鎖住的、身上也有一些看的出來當初被砍的有多重的傷痕之外基本上沒有什麼事情,跟當初腦補好的畫面大相逕庭


“你就期待哥被那手殘問訊?”挑眉


“滾滚滾分分鐘期待你被人抓起來問訊拷打”


“哥能走還會待在這嗎?”


“...讓你走”


黃少天小小的呢喃了一聲,猶豫的走到對方面前、然後蹲下,解開了對方身上唯一的束縛


“少天?”


“讓你滾吧滾吧哪裡來這麼多廢話”蹲在地上的人說的有些低氣不足,葉修一把拉起對方狠狠的將人按進自己的懷裡


“少天、少天”


“少噁心了你還不快點走到時候真出不去被人打個半死可不關我的事啊讓你滾了還不快走浪費本劍聖的時間...”


“少天,我愛你”


葉修的話讓黃少天瞪大了眼然後就看見對方以最快速的方式衝了出門,然後沾近電梯裡


隔天回到興欣的葉修就開始一連串的打理,值得慶幸的是藍雨那邊對於葉修的逃脫並沒有什麼大動作,或許這早就在對方的意料之內了


但是還是有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


“老大老大有人找你~”


埋首在一片凌亂的文件以及通知中的葉修抬頭,就看見穿著藍T的黃少天站在自己面前


“喂你最好給我說實話啊,為什麼要把我綁走又為什麼要在那時候說那種會讓人誤會的話,亂說弄死你”


黃少天低著頭,微長的瀏海蓋住了神色


“因為想要你”


還是那麼的篤定


“給你一個抉擇啊藍雨的劍聖大大現在沒有任何利用價值了而且還生了重病啊”


“這樣你還要嗎”


葉修聽見了黃少天的話露出了了然的表情,靠著桌子反問了一句


“那重症病患的劍聖大大願不願意接受


同為黃少天缺乏症候群末期患者的人嗎?”


“行啊,不滿意我可是要退貨的”


藍雨的劍聖因病退役,興欣的葉神退出第一線競爭


當有人遇見黃少天問他得了什麼病或是有什麼隱情時,他只會默默的指著前方抽著煙的男人大嘆幾句被騙啦沒就啦什麼的抱怨然後無奈的攤手


“斯德哥爾摩你聽說過沒?”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