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少

只是一片喜歡隨風飄的葉子

在各處留坑之後回首才想起來是要填完的
喜歡放文順便推BGM
或甜或虐一整個需要看心情

坑坑直挖何時了
基友一旁看熱鬧
某些不太能丟的都在下方網址更新
http://apple4062233.pixnet.net/blog

〈启副30〉永遠也得不到的你

-启副30BE,劇情擷取重置延伸

-大半年沒寫過了求不噴QQ


谁将曲中情怨,谁思红袖轮回,谁一腔相思错付,都是断肠人。



副官觉得自己有些矫情了。


拋头颅、洒热血,半生戎马。他原本以为张启山是注定要一个人过完一生的,所以他也发誓要跟著他一辈子,不做別的,就做他一辈子的张副官。


这世道有家室的千金小姐大多都是有些脾气的,別说对军人这种职业的男人会有些退缩,光是脾气张启山就老对不上眼。可尹新月的出现却打乱了他满腹的心思,大方、得体、俏皮,更对张启山有救命之恩。




“副官,跟你介绍一下,这是尹新月小姐。多亏了尹小姐的帮助,我们一路上才没有遇到太多的危险。”张启山撇头向赶到张府的副官介绍了坐在椅子上的尹新月,还没来的及多说甚么,椅子上的人就一个劲儿的跳了起来对着副官劈头就来一句

“原来你就是他们说的张副官呀,你好!我是尹新月,叫我新月就可以了。是新月饭店的大小姐、也是张启山的未婚妻”

”尹小姐,我说过了,关于这件事情...”

“诶,等等。我也说过了,这事儿呢没別的解决方法,你点的天灯、你带走的人跟药,所以你得负责。负责的方法呢,就是娶我。这规矩再清楚再完整再美好不过了”

看着两个人若无旁人的斗嘴张副官站在一旁显得有些错愕,对于眼前女子的定位有些模糊跟心慌,说是真的,可张启山一开始也没以未婚妻的身分介绍、说是假的,这个尹新月哪里还有可能继续站在这里说话。

而且从两个人谈话的内容听起来,这尹新月说自己是张启山未婚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副官,你別听她瞎壤壤”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张副官从自己里的思绪里忽地被抽了出来,瞇起了眼睛一笑掩去了眼底的黯然

“尹小姐”

撇眼制止了还想再多说什么的尹新月,张启山把目光放回面前的人身上

“在我离开长沙的这段时间,有出什么事吗”

“没什么大事,日本方面也没有什么大动作,就是陈皮被人给带走了”

“陈皮?没事,这件事情我来处理就可以了,如果陆建勋有什么动作再来向我汇报。副官这几天辛苦了,回去休息吧”

“属下告退”余光扫过坐在沙发里睁著眼看张启山一动也不动的尹新月又再次垂眸,张副官回身走出了客厅,后方又响起了两个人的斗嘴声

突然有些想哭。

那种调和、那种氛围、那种比起他和佛爷多年来的袍泽之情还要更难以侵入的感觉都隐隐约约的昭示著,他张副官以前自以为能够地相伴到老都是幻想,这个中间杀出的尹新月比他更适合张启山。

不论气场、无论性別,



然而几把个月后,就当他以为尹新月已经构不成威胁的时候,张启山向她求婚了。

大路漫漫十里红妆,长沙街上挤满来恭贺的人潮。张副官站在帮忙迎宾的位置上看着一个一个的人带着礼物和贺词,天作之合、佳偶三生、凤凰于飞、美满良缘。无一句不是确确实实的切在他心上。

“诶副官,你看看你家佛爷那副红光满面的样子,果然这是有了夫人的人...斯...就是不一样啊”看见站在门口有恍神顷向的张副官,齐铁嘴搖着扇子走到了对方面前,意有所指的指著一身西装来回周旋的人,被眼镜遮住的目光仿佛洞悉一切般地看向对方的眼睛里。

“是阿,很少看见佛爷这样。”

“啧,我们家佛爷这么一大婚,这两家势力结合也不知道会勾起多少人的想法。別说这道上的利益纠合,这情感上的嘛,恐怕也是......”齐铁嘴一顿

“佛爷自有他的想法,还不会有人这么不识相趁着张家大婚的时候来闹。至於情感上的纠纷,佛爷一向洁身自爱,是不会有的,八爷多虑了”斜眼看了对方一眼,张副官说的平淡。他何尝不知道齐铁嘴话中的意思,但对于他的明瞭也没有太大的惊喜,虽然平时瞅著不怎么靠谱,八爷的眼中看得又无曾是最透彻的。

点点头,看着张副官的神色原本还想再多说甚么的齐铁嘴在张启山看过来的那刻突的闭上了嘴,望着对方抬脚走来。

“恭喜”

“多谢”

抬手拍了拍张启山的肩膀,张副官轻轻的抿出一抹笑,原本想好的祝贺词只有办法从嘴中挤出两个字词,垂在身侧的手有些颤抖。

“恭喜佛爷贺喜佛爷,我们这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啊!”

“老八,红包还是得包的”

“啧,这话说的,红包我肯定是会给的,这不是给你放这儿了吗”齐铁嘴拍了拍自已的胸膛一副包了自己全部的家产那般逗得摇头佛爷一笑,眼神不著痕迹的划过了下方。

“是阿,我可也包了红包,不过不多。但是多少应该比八爷多点”深吸了一口气,张副官一笑跟著调笑道

“副官有心,之后若是副官大婚我和夫人肯定也会包个大红包祝贺”

听见张启山说的话,张副官突然觉得有些麻木。

落花多有意,流水却无情;奈何情深,可惜缘浅。

“还真是多谢佛爷跟夫人了,到时肯定记得请佛爷给我包个大红包。时候不早了,別让夫人等急了”外头响起阵阵的鞭炮声震的人耳朵疼,张副官侧了侧身子眨了眨干涩的眼率先走了出去,似乎这样就可以多点解脱

“副官”

张启山低声地呼喊让正準备跨出门口的人停了下来,回头便撞进了满目的知晓与警告

张副官觉得喉头梗著一块刺,多年来的相处自然是知道张启山眼中所包含的含意,包括之前特意称呼的夫人就是在提醒他自己所处的位置

张副官垂眸,在张启山抬腿越过他的时候也低语了一句

“副官”

沙哑的声音宛若断肠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