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勇氣二宮雅紀

关于我

只是一片喜歡隨風飄的葉子

在各處留坑之後回首才想起來是要填完的
喜歡放文順便推BGM
或甜或虐一整個需要看心情

坑坑直挖何時了
基友一旁看熱鬧
某些不太能丟的都在下方網址更新
http://apple4062233.pixnet.net/blog

*试水短打,可能还有点抓不到感觉

最近的中岛健人有一个小烦恼。

  --要怎麽样可以让自己喜欢的对象兼同团的伙伴跟他一起出去约会。

  「呐,这次去外景取材的地方晚上刚好有花火节,刚好在那里也会逗留一晚,要不要去那附近晃晃看看?」凑过去把头放在正在划手机的菊池风磨的肩膀上,中岛健人避过经纪人疑惑的视线小小声地在耳朵边询问着。

  事实上自从两个人讲明关係之后还没有实在的去约会过,虽然偶尔会拒绝经纪人的接送,去附近的小酒馆吃点东西再慢悠悠地晃回家。但这种和平时的模式没有什麽两样的感觉,已经没有办法满足中岛老师偶尔看见对方奔腾不已的心情。

  想亲吻,想碰触,想像一般的情侣一样牵着手在街上逛街。

  这样思来想去,有气氛、不容易被发现、戴着面具也不奇怪的地方就属祭典不过了。更何况,穿着浴衣的菊池风磨更有一种诱人的味道。

  有些长的刘海半遮半掩的盖住眼睛,宽度适当的腰带紧紧的箍住感觉一手就可以环抱住的细腰,白淨的脚踝在木屐和衣襬间若隐若现......。

  「不要。」果断地拒绝。

  「祭典的烟火果然大家都...诶?为什麽?」

  「那还用说吗?要是被发现了会造成大麻烦诶,更何况你怎麽会觉得经纪人会允许我们两个去那边乱晃啊。」

  抬起头来给了中岛健人一个白眼,菊池风磨再次把关注点放回面前手机的资讯上,一副这麽奇怪的提议怎麽会提出来的样子。

  被果断拒绝的前者默默地摊到了桌子上,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嘴裡还不断念叨着有多久没有两个人单独约会、菊池风磨怎麽突然这麽冷漠、是不是时间久了感情就淡了、想要看对方穿浴衣等等。

  看着中岛健人这个样子原本被烦的想要瞪人的风磨也不由得没了脾气。

  「好啦,我知道了,去就是了。」


  「啊?!」

  「抱歉健人,下次、下次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答应你。」

  外景结束回到房间急急忙忙冲洗换衣服的中岛健人被恋人突然的一个电话给打懵,原本以为是经纪人对于他们两人外出的叮咛,却没想到是外景团队的导演临时请对方去补拍最后的画面和作为宣传用的照片,晚上约定好的约会因为不知道什麽时候补拍才会结束而泡汤。

  「不然现在也...」「我要先过去了,到时候等结束我再去找你。」

        喀锵一声,中岛健人有点无言的对着被挂掉的内线电话叹出一口气,眼角馀光扫到的在床上的两件浴衣,失落感又变得更浓重了一些。

  蓝色的花纹搭上紫色的底色,紫色的花纹搭上蓝色的底色。

  其实他订做这两件浴衣很长一段时间了,但是一直找不到适合的场合送给对方。原本想着这次的约会是个好机会,却没想到居然遇上工作上的突发事件白白泡汤了。

  真的是非洲非到底了。

  「等等还是把这个给他好了。」

  把右边的紫底蓝纹浴衣小心翼翼的摺起来,再用米白色的腰带绕圈固定好放到了床头,自己的那套则是随手挂到了旁边的椅背上,换上睡衣躺到床上思考着是不是强行挪出这样的场合约会真的不太适合他们现在处于上升期的工作。

  「...如果住一起会不会好一点呢?」

  「好,差不多可以了!」

  最后一个结尾介绍镜头喊卡的瞬间菊池风磨简直在用生命换下衣服直奔移动车,快速催促经济人回到饭店然后奔向他们房间所在的楼层。

  大概会闹一下子的彆扭吧。

  站在中岛健人房门前忍不住吞了几口口水,菊池风磨这才按下房间的门铃。

  “喀”  锁着短鍊子的房门打开了一点小缝。

  「进去,可以吗?」

  门缝裡露出一双带着红血丝的眼睛,在听完对方的问话后缓缓地把门带上后又打开,退了一步让门口的人进入。

  看着对方有些疲惫的表情,原本用工作说服自己的菊池风磨内心再次涌起一大波的罪恶感。

  「现在应该还没有完全结束,如果要的话要不要一起去看看?」搓了搓有点不安的手,菊池风磨第一次对对方提出了邀请。

  「时间可是有点晚了喔,你拍了这麽久不休息一下可以吗?」没有直接回复对方的疑问句,中岛健人先是对菊池风磨的疲累度提出了疑问。

  「嘛,去祭典也是种休閒娱乐,而且也没有工作那麽耗体力。如果不快点的话被经纪人发现就真的没得去了。」耸了耸肩表示毫无压力,菊池风磨对着中岛健人比出要走趁现在的手势。

  露出一脸无可奈何地笑,中岛健人把床头的浴衣抛给了对方。

  「那就要趁马车还没变回南瓜的时候带走我的仙杜瑞拉了呢。」

  因为祭典而变得人烟稀少的路上一蓝一紫的影子经过了旅馆门口绕到了停车场,菊池风磨从口袋掏出从经济人口袋裡摸来的车钥匙丢给中岛,两个人偷偷摸摸地从旅馆往祭典所在的方向移动。

  「哈哈哈哈哈哈,好久没有那麽刺激了。」

  把窗户全部摇下来,激动地对着窗外大喊的菊池风磨笑得就像个小孩。

  「到时候被发现肯定会被骂一顿。」望着副驾驶座的对方声线中盈满笑意,微凉的风打散两个人的髮丝,也同时扫过了一连串的疲劳与负能量。

  「反正一开始就打着被骂也没关係的算盘不是吗?」靠在窗边,菊池风磨对于中岛健人口中的话不可置否,但是许久未曾得到的这种自由感和刺激感早就已经超过了接下来可能会被面临的责骂。

  更何况,还有中岛健人一起。

  往驾驶座的方向看了看,前者勾起了一抹连自己都没发现的微笑。

  “咻-蹦-”“咻-蹦-”“咻--蹦--”

  「诶?不会吧,烟火大会已经开始了?」

  左前方的天空中突然冒出无数个灿烂的火花,但因为离的距离太远传来的烟火声显得有些薄弱。

  「不然靠边停一下好了。」

  沿着路边停下车,中岛健人拉着表情有些扼腕的菊池风磨往前走到一个草坪斜坡上坐下。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把对方的左手握到自己的右手裡,中岛健人对着对方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在这裡声音也太小了吧,自己配音还差不多。」被对方炽热的手心吓到,菊池风磨忍不住吐槽掩盖内心突然的悸动。

  「嘛嘛,也是可以。」中岛健人脑中闪过一道光芒,缓缓地点着头。

  「咻-蹦!」

  「咻-蹦!」

  「咻--」

  被对方突然拉长音给逗到,菊池风磨转头想笑。

  “啵”

  贴合的嘴唇刚好替两人面前的烟火做出最后的收尾。

  「呐,突然发现我们也可以放烟火喔。」

标签:健磨 knfm

评论
热度(8)
© 愛與勇氣二宮雅紀 | Powered by LOFTER